第一百四十八章 红枣静心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我眯着眼,强忍着眼睛的酸涩,朝周围看了一圈,才确定,我这是被带回租的院子里来了,就在东屋炕上躺着。

  屋子里倒是挺安静,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药香味,闻了让人眼皮子发沉。

  我好歹也是个兽医,有时候也会给牲口开点中药方子啥的,这会儿躺在炕上俩眼珠子直勾勾望着棚顶,倒是从这药香里辨别出了几味药材。

  茯苓,柏子仁和枣。

  别的就不那么明显了。

  这三味都是补气血的药材,闻着就让人身上酥酥麻麻地舒服,我正沉浸在这药香里昏昏欲睡,旁边忽地凑上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朝着我“喵呜”地叫了一声。

  是黑猫。

  我身上酸痛,虽然有感觉,可还不能随意动弹,只能勉强歪过头去,直视着黑猫的大眼睛,朝它挤出一个强笑。

  “对不起了,我把你那个画卷给弄废了,你怕是再也回不去画里了。”

  黑猫看上去还挺高兴,长长的尾巴在屁股后头一甩一甩地,悠然自得地打着呼噜,震得我耳朵嗡嗡响。

  “行,你不介意就得了,以后就好好呆着吧,这次……还是谢谢你了。”

  这次制胜的关键法宝是黑猫尾巴化成的竹杖,老叫花子这么快就被击败,也主要是黑猫那扑面一爪的功劳,我心里门儿清,没有黑猫,结果指不定比现在还糟。

  听了我的道谢,黑猫满意地闭上了眼睛,挨着我打着呼噜睡着了。

  “谢谢谁啊?我看你还是先谢谢我吧,要不是我这有药,你八成得躺上半个月。”

  门帘一挑,赵神医哈哈笑着进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碗药,放在炕边,自己先伸手给我搭了个脉,末了满意地点点头,捻须笑道:“你小子这身体素质不错啊,恢复得还挺快。”

  说着扶着我坐起来,端着药碗给我喂药。

  这药汁里加了不少分量的大枣,枣香浓郁,倒是把药的苦涩掩盖了,喝起来有一种甜丝丝的口感,我咕嘟咕嘟几口咽了下去,只觉得一股暖流直下了肠胃,身子都热乎了,连手脚都舒缓开,能微微动一动了似地。

  “感觉怎么样?你小子虚耗太过,得好好补补,我这药里头可全都是好东西,一般人我还不愿意给呢。”赵神医给我擦了擦嘴角,笑着道:“红枣静心,多喝有益。”

  我点点头,不禁好奇地问:“其他人呢,高老道贾山胖丫他们都哪去了?”

  “都去月老庙了。”赵神医扶着我躺下,把药碗放到一边,才重新坐下跟我说话:“说是怕那老叫花子再出什么幺蛾子,要去把那个白骨填给一并解决了才安心。”

  我又惊讶又好笑,忍不住道:“老叫花子都已经瞎了,能找回庙里都费劲,两个妖虫也都没有了,他还能有啥幺蛾子?”

  “说是老叫花子自己弄了个什么东西,一下就从张家不见了,他们估摸着这家伙是逃回庙里去了。那庙里可不止有白骨填,更有蚀骨虫的卵,想要重新培养出一个新的蚀骨虫估计也不算太困难吧。”赵神医一说到这个,脸上也满是担心。

  我一下想起之前来灵枢馆就医的男人了,心中了然,点点头道:“说的也对,说起来,他就算是把之前那个活尸找出来利用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赵神医挑眉笑道:“嘿你还真别说,你猜这老叫花子昨晚为啥先放影缚虫去张家,自己却那么晚才赶到?说起来他要是能早到一会儿,说不定影缚虫还不会死呢。”

  “为啥?”我一听,这里好像还有内幕,顿时来了兴趣。

  赵神医这小老头儿,平时倒是少言寡语的,可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也是谈兴极浓,见我是个好听众,他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道;“因为他先赶着去把那些喝了他井水的活尸给回收了,所以才耽误了会儿功夫,好家伙,昨晚这一晚,城里死了十七八口人,闹得人心惶惶,如今城里管制了,不许随意出门,还好昨晚连夜我们把你抬回来了,不然要是在我那灵枢馆,这会儿也是啥也干不成。”

  像是重新回忆起了被人堵在屋里不能出去时候的窘境,赵神医脸上满是心有余悸。

  我却被他话里的意思给惊了一下,扭头问道:“十七八口人?你是说城里有十七八口人跟那个男的一样成了活尸?回收了又是啥意思?”

  赵神医叹一口气,皱眉道:“就是啊,有十七八口人都成了被蚀骨虫寄生的行尸走肉,其中还有一个是灵枢馆的学徒,据说是去月老庙给自己求姻缘的时候喝了庙里布施的水,可惜他到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被妖虫寄生了。跟他住一起的孩子半夜连滚带爬地跑来灵枢馆告诉我这事儿,我这才决定连夜来这的。”

  他顿了顿,眼中露出几分不忍,继续道:“回收了,就是那老叫花子专门跑来一趟,把这些寄生在人体里的虫子又都吃回去了,估计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力量吧,谁知道呢,反正这些人一个也没活下来,当着身边人的面,被触手卷上半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真是想想都毛骨悚然。”

  我被他牙齿里迸出来的冷冽吓得打了个哆嗦,费力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半晌才道:“难道就没人反抗?”

  “反抗?怎么能不反抗。可是大多数人都跟我那傻学徒一样,触手把自己卷起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为啥,当时可能吓得魂儿都没了,又拿什么反抗。”赵神医拍了拍自己衣襟上莫须有的尘土,苦笑着说。

  我微微叹息,想到当时现场的惨烈,也不禁半晌无言。

  良久,才忍不住嘟囔:“吃了这么多人,也没见他的本事高到哪去啊?”

  赵神医一愣,瞥我一眼,气笑了。

  “还不是你小子不讲武德,人家话还没说完就动手了?”

  “不过干得好,否则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他摇摇头,伸手帮我捻好被角,端起药碗起身出去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