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代天行狩令

  对赵神医说的代天行狩令,我们几个小的顿时露出浓郁的兴趣来。

  可惜赵神医对此三缄其口,当时并不肯说明,只一叠声地叫上小净明,拿了高老道写的驱虫药方,一溜烟地就跑回去配药了。

  倒是高老道闲着无事,跟我们说了那么几句。

  说起来以前江湖混乱的那段时日里,这天下三教九流众多,好像那长江黄河里的鲤鱼,都憋着劲儿地想一跃龙门,天下闻名。

  可江湖有江湖的规矩。

  你要是老老实实地摸爬滚打,那自然没有问题,谁也管不着你。

  可你要是削尖了脑袋想到处钻营,搞些歪门邪道来走捷径,那不好意思,自有人收拾你。

  这个活似个监管部门的组织,就是江湖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代天府。

  此代天府非彼代天府,非是闽南地区那些受到上天敕封的神庙,而是一个以监管天下三教九流为己任的神秘团体。

  据说代天府的人神出鬼没,却又无处不在,只要有人坏了江湖规矩,代天府就会下发“代天行狩令”,替天行道,铲除恶人。

  最开始只是代天府的人自己遵守这代天行狩令,并没有多少人把他们当回事,可随着几次代天行狩令的发出,大家发现代天府行事竟然出奇地公正严明,底下的人身手也极高,但凡令出,目标三日之内必要作出交代,最关键的是这代天府只做监管,其他事务一概不理,倒是江湖中一股难得地清流。

  因此几次下来,倒是被江湖中人慢慢接纳,默许了他们监管身份的存在。

  甚至有些九流门派还会借着代天府发代天行狩令的机会,也跟在屁股后面摇旗呐喊,帮着围剿目标,赚上一波好名声。

  当年高老道因为钻研妖虫繁育的技术,关键是还真的培育出了打破江湖力量平衡的番天蜈蚣,用番天蜈蚣狠狠地抽了当时自命不凡的各大门派的脸面,代天府也不能容忍这种逆天的存在,因此对高老道下了代天行狩令,引发大半个江湖对高老道的围剿追杀。

  这事儿最终以代天府的人马包围住高老道,毁去了高老道繁育出的番天蜈蚣作为完结,高老道以番天蜈蚣为代价,让自己得以全身而退,活到了现在。

  倒也能从侧面证明代天府处事公正,不偏不倚。

  可我却从这个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里,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

  “你的意思是,你那纵横天下无一敌手,搅得江湖各个门派人仰马翻的番天蜈蚣,竟然被代天府的人轻松就给毁掉了?”我诧异地问。

  以我对高老道的了解,除非这事儿真的无法反抗,不然管他什么代天府,直接操纵番天蜈蚣干翻了了事,哪可能会乖乖束手就擒?

  高老道白了我一眼,眼角抽搐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似地,缩了缩脖子才道:“你以为我不想把代天府的人干掉?凭我的番天蜈蚣,这天下门派尽可去得,谁也拦不住,可事儿就是这么邪门儿,当时也不知道代天府的人用了什么妖术,他们大概出动了几十人组成包围圈把我围在中间,可只出了一个人,伸伸手就让番天蜈蚣匍匐在地,一点战意都兴不起来了。”

  他摊摊手,一脸无奈,“事已至此,我除了同意他们毁了番天蜈蚣,还有别的选择么?当时只庆幸我还有蜈蚣卵,重新孵化出番天蜈蚣来也不算什么难事,没想到竟然被江湖上那些砸碎盯了这么多年,害得我最近才把我这宝贝取回来。”

  说到最后,不禁带了几分哀怨地长叹了一口气。

  胖丫对这救了自己性命的蜈蚣卵很是好奇,不禁道:“您打算啥时候开始孵化这些卵?咱们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

  胖丫的话触动了高老道的敏感神经,让这老道更是哀怨,一手指着我的鼻尖骂道:“这些卵?哪有那么多了还,被这小兔崽子东一颗西一颗,送得就剩下两颗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孵出来。”

  我摸了摸鼻尖,想笑又不敢,只能硬忍着,把脸憋得通红。

  贾山倒是被他说得勾起了几分兴趣,笑道:“瞧您说的,那老叫花子用两只妖虫都能称霸一座庙,说不定回头还能在这县城里搅起一场腥风血雨,您这两颗卵要是孵出来也定不会比他差,必然是前途无量啊。”

  高老道被他这一说,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稳了稳情绪才道;“孵化番天蜈蚣,可并不容易,我当年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在一次修炼中无意引动了天雷,这才孵化了那么两颗卵,后来我又试过几次,都很难掌握好那个力度,所以再没能孵化过了。”

  胖丫恍然大悟,“难怪你拿回蜈蚣蛋这么多天了,也始终不肯孵化,原来是怕一个不小心,连这最后的几颗也没了!”

  我倒是在惊叹另一个方面,“一般的妖鬼都怕天雷,我爹说因为雷气罡正纯阳,而妖鬼阴气最重,纯阳破阴气的缘故。这番天蜈蚣怎么这么与众不同,竟然需要借助雷火才能孵化?”

  高老道得意道:“那是自然,寻常妖虫都是阴气凝结,当然怕雷,我这番天蜈蚣可不是,番天蜈蚣乃是我用了仙兽的血脉改造而来,看似纯阴,可实际上芯子里头却是一股纯阳之力,这才能破万邪,不然三教九流那些门派怎么会败在番天蜈蚣手上?”

  “这么好的东西,代天府那些人竟然都不心动?”贾山瞠目结舌地问。

  高老道叹息一声,像是遇到了自己此生最大的难题似地,满面费解:“我也很奇怪,那人似乎对番天蜈蚣很感兴趣,可是也仅限于此,因此在我放出番天蜈蚣试图抵抗之后,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就走到我们面前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番天蜈蚣竟然就软趴趴地趴在了地上,我怎么叫也不肯动,他就摸着我的番天蜈蚣,说了一句‘真是可惜啊。’,然后就说出了毁去番天蜈蚣就可以放我离开的条件。”

  “我们要是有这本事,还怕什么老叫花子啊。”胖丫惊叹道。

  贾山眨巴眨巴眼睛,问了一个让高老道暴躁的问题。

  “那这代天府现在咋不出来收拾了这老叫花子?”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