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谋算

 灵枢馆的事儿解决得很顺利。

  那男人的媳妇一见男人好端端地回了家,真是欢天喜地,恨不得烧香酬神,当即跟警察局撤了案,也把自己家的人手都撤回去了。

  还了灵枢馆一个清静。

  不过赵神医觉得晦气,一刻也不想多待,这才借着我们找贾山胖丫的机会,直接跟着我们跑出来了。

  倒是一扫之前那个重病在身的颓唐样儿,看上去跟个大小伙子似地,手脚利落得很。

  这会儿功夫在院里甚至还跟净明比划开了,挨个指着院子里的几棵野花野草给净明讲解药性。

  我趴着窗户瞧了一会儿,啧啧叹道:“想不到这老头儿认真教徒弟的样子还挺认真的。”

  “那也得人家那徒弟认真学啊。”贾山笑嘻嘻地揶揄了一句,扭头去看高老道:“您咋会觉得,这老叫花子还有更大的阴谋呢?他在这县城可是一点根基也没有。”

  这话是高老道刚刚说到的,他认为这老叫花子背着九尾猫偷偷霸占了月老庙,必然不会只是为了培养几个妖虫,弄个白骨填就关起门来过日子的。

  贾山才有此疑问。

  高老道抿了一口茶,一脸“孩子你还是太嫩”的表情道:“要真是安于现状,那月老庙的名气也有了些,一点香火钱养活他也是足够了,他完全可以直接摇身一变,从老叫花子变成月老庙的庙祝,踏踏实实把庙弄好,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可是他没有。”高老道说到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里的光芒黯了黯,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高射炮打蚊子,肯定目的不单纯,要我说就是憋着坏呢。”

  我和贾山不置可否,倒是胖丫点点头,支持道;“我也觉得他目的不简单,只是被他发现得太早了,还没有发现什么有利的线索就逃出来了。我们只是发现了白骨填,还有那口老井,可井里到底有啥就不知道了。”

  “你可别告诉我还想再去探探。”贾山脑袋瓜子摇得跟拨浪鼓似地。

  我却来了兴趣,想了想问:“如果你们是老叫花子,有这么多厉害的妖虫,第一件事是想干啥呢?”

  高老道贾山胖丫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忽地瞳孔一缩,异口同声地道:

  “张家抢亲?”

  我点点头,找出一张采买时候顺手从小报刊亭买的本地地图,指给他们三个看,“你们瞧,张家的位置交通便利,老叫花子真要是找来,可不费一点事。”

  “那老家伙咋就对张家小姐这么念念不忘?”胖丫一脸担忧,显然也生怕被我们说中,“咱们不是把九尾猫的咒术清除了,这事儿老叫花子应该不知道才对啊,他咋会这么等不及?难道不该等张家姐姐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张家叔叔不得不答应了去请他,这样才好拿乔嘛?”

  高老道嗤笑一声道:“恐怕这两条妖虫也是刚刚练成,正好出来显摆下,至于拿乔,直接用妖虫逼张家同意不也一样嘛,有妖虫在手,张家哪敢说半个不字。”

  这倒是实话,有这么两条妖虫在手,一家子都只是普通人的张家还真是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等老叫花子入住家中,就算他们想做什么也晚了。

  胖丫是个女娃,一听这话顿时急了,站起身就道;“那咱们赶紧去张家保护他们一家子吧,不然要是给老叫花子得逞,张家姐姐的一辈子就完啦。”

  高老道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你们说过,那什么影子捕手只能在阴影里活动,根本不敢暴露在太阳下,对不?”

  胖丫和贾山对视一眼,点点头。

  “那就对了,那不是啥影子捕手,那玩意叫影缚虫,是妖虫里的一种,这玩意喜阴厌阳,被日头一照,立刻就得魂飞魄散,所以老叫花子定然不会这大白天的带着它来城里,我猜就算要来,那也得是晚上。”高老道言之凿凿地道。

  胖丫脸一红,也知道是自己鲁莽了,老叫花子要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刚才就不可能放她和贾山回来,一定会全力以赴把他俩杀了灭口的。

  如今既然放了,十有八九就是老叫花子力有不逮,白天恐怕真的让他施展不开手脚。

  “眼下他缩在月老庙不肯出来,咱们难道只能等?真等到了晚上,他能自如行动,咱们几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我皱眉担忧地道。

  老叫花子不能白天行动虽然让人开心了那么一下,可随之带来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白天他有主场优势,晚上他又有妖虫在手,几乎无懈可击,怎么打败他成了关键。

  这功夫赵神医和净明在外头呆够了,一前一后地进了屋,净明手里还攥着一把院子里摘的花花草草,水灵灵地一捧,带着一股花草的清香味儿,一下把屋里的沉闷气息冲散了。

  “咋啦,一个个愁眉苦脸地,我们师徒在外头听了几句,不就是妖虫嘛,既然是虫或者是妖,就总有弱点可循,不可能是无懈可击地,有啥好怕的,元成,你可是玩虫子的好手,别告诉我这么多年下来,你那手艺反而退步了,连两个小虫子都搞不定了。”赵神医坐下来,打着哈哈调侃道。

  元成是高老道的道名,年岁渐长之后也是许久无人这么称呼他了,此刻赵神医唤起来,倒是平添了几丝亲切。

  高老道沉吟片刻,点头道:“是这话不假,只是这驱虫的方子我还得斟酌斟酌,听他俩说的,那蚀骨虫怕不是得成了大妖了,比我知道的普通成虫可大了不止十倍,也不知道那老叫花子是咋喂出来的。”

  说到后来,隐隐还有了点羡慕的意思。

  赵神医横他一眼,语气不善地道:“一会儿我回灵枢馆配点驱虫药,你写个方子给我就成了,我那什么药材都有。咋喂出来的,横着不是用正经的法子,那催生的能长出什么好玩意儿。”

  说完忍不住呸了一声:

  “你当年为啥被代天行狩令追杀,难道忘啦?”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