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锁妖井

  贾山听过这世上有锁龙井。

  据说当年大明开国之初,各地多有妖龙作祟,祸害人民,使大明百姓无法安身立命,国师刘伯温奉命镇压妖龙,又在各地挖掘深井,锻造长锁链锁住妖龙镇在井底,百姓这才得了太平。

  这就是各地锁龙井的传说,细节上可能各有差别,但是大体的框架却都惊人地一致。

  有锁龙井,可却从没听过锁妖井。

  贾山和胖丫满心疑惑,条件反射似地扭头往树荫下看去。

  树荫之中光影摇曳,那人的身影藏在其中,起初还并不能看清,可很快,他往前迈了一步,终于站在了树荫的边缘。

  一身褴褛,头发花白,蓬松胡子上沾着草棍儿,大半张脸都被遮挡得严严实实地,脚上蹬着一双破草鞋,露出黑乎乎的一双脚,隔着老远都能闻见他身上的那腌臜味儿。

  偏一双眼睛生得贼,盯着贾山和胖丫打量一番,嘴角一咧,眼睛眯了眯,透出一线阴冷的光。

  是老叫花子。

  贾山一眼就认出了他,吓了一跳,正要开口,胖丫却先笑嘻嘻地道:“啊,我们还以为这庙里没人呢,所以进来转转,总算看到人了,这地方可真荒凉啊。”

  嘴上打着哈哈,背地里却暗暗推了贾山一把,贾山一愣,旋即会意,立刻笑道:“是啊,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得回去了,不然爹该找咱们了。”

  说罢挽着胖丫,朝老叫花子点头示意一下,就要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老叫花子嘴角始终噙着那抹冷笑,淡淡地道;“这就要走?能看出我白骨填的秘密的人这世上可不多,我哪里会让你们就这么走了,总要好好招待一下,不然显得我老叫花子没礼貌啊。”

  贾山和胖丫哪敢随便接话,这功夫脚下速度加快,恨不得身上插上几对翅膀,赶紧飞出这地界才好。

  尤其是胖丫,贾山不知道白骨填的厉害,她却是听奶奶说过,对这里头的事儿算得上门儿清,那白骨填根本就需要活人被硬生生剥去血肉,只留下新鲜白骨,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留此人的一腔怨念,这怨念存于白骨之中,被用特殊的法门封存住,再装脏进神像之内,无数生魂相互撕咬吞噬,最后留下的那个生魂就能主宰装脏的神像,让神像拥有无上威能,再日日受香火一催,几乎是许愿必灵的法器。

  本质上来说,这更像是在养蛊,只不过以神像为容器的世界里撕咬争斗的不是毒虫,而是被残忍杀害的生魂。

  最重要的是,能最大程度保留生魂怨念的剥骨之法,无一不是需要特殊的法门来修持,有这样力量的人,又怎么会只是一个简单又普通的老叫花子呢。

  见贾山和胖丫装作听不见的样子,眼看就要跑了,老叫花子嘿嘿一笑,不疾不徐地蹲下身,朝大殿的阴影里伸出一只手,嘴里念叨着什么,旋即把这只手往地上一按。

  “急!”

  一声喝出,地上的浓密阴影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忽地一动,旋即潮水一般朝着贾山和胖丫席卷而去。

  贾山胖丫此刻并没有逃出大殿阴影的范围,见状大惊失色,胖丫身手敏捷,见状立刻把贾山用力推到阳光照耀的地方,自己则双足一点,飞身而起,攀着大殿的飞檐,像一只敏捷的鸟,轻飘飘落在了屋脊上。

  幸好胖丫出手够果断。

  贾山被推了一个趔趄,整个身子失去平衡,一头摔出了阴凉地带,只觉得周身被阳光照耀,光明温暖,之前在阴影中的一身清凉竟被一扫而空,忙扭头看去,只见那潮水一般涌动的影子紧紧追着自己,可一扑进日光之中,就“滋”地一声,仿佛被灼烧了似地冒出白烟来。

  影子顿时缩回阴影之中,再不敢越雷池一步。

  只是那阴影中暗潮涌动,像是有无数猛兽蛰伏其中,只要有人敢踏足一步,就会立刻被吞噬殆尽。

  “快跑!”

  胖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让贾山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再也不敢犹豫半分,爬起来拼了命地往外跑。一面跑,一面还不忘朝四周张望,想要找到胖丫。

  胖丫在屋顶上看了一眼底下的老叫花子,见这老头根本动都没动,只是藏在树下仰头看向自己,脸上露出阴晴不定的笑意,让人心里发毛。

  她也不敢停留,飞身越过大殿的屋脊,几个起落,落在贾山身旁,跟着他一起往外跑。

  老叫花子的声音却好像是从四面八方朝他们涌来,无孔不入地钻进他们的耳朵:

  “跑吧,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能跑出去多远……”

  “就凭你们两个小毛孩子就敢闯我的地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就拿你们开刀,好好震慑下背后那些蠢蠢欲动的宵小之辈,看以后谁还敢跟花子爷我放肆……”

  “你们跑什么呢,难道不想看看我这锁妖井里,到底锁着什么宝贝么,它可是足以取代妙仙观,也足以取代九尾猫的好东西呢,换成别人我还真舍不得,但是你俩既然能逃过我的影子捕手,那给你俩见识见识也不错,说不定还能用你俩培育出最好的白骨填,帮我彻底占领这块土地呢!”

  他的话源源不断地攥紧二人的耳朵,听得二人心乱如麻,他俩万万没想到这老叫花子竟然一反常态,从一个只能倚靠九尾猫的叫花子成了如今这个妖冶恐怖的模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俩百思不得其解,甚至终于忍不住回头朝身后望了一眼。

  这一眼,他俩目眦欲裂,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断壁残垣中处理的大殿巍峨高大,而此刻无数红色的足有手腕粗的粘’稠触手正冲天而起,在大殿后头形成巨大的扇面,密密麻麻的触手蠕动不休,宛如随风波动的水浪,将视野中的半面天空都彻底遮蔽了。

  这样的庞然怪物,下一秒就朝着前院洪水一般迎头砸下,卷起的气流将地上的砂石落叶摧枯拉朽地吹开,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