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赴荒坟

  高老道从哪来的,我们在场的几个人都完全不知道。

  但是他显露的这一手钉住活尸的绝活儿,让村长立刻决定一切听从他的安排,以保住村子平安为最大目标,显露出极为灵活变通的政;治眼光。

  所以在高老道详细安排了一系列村里的部署之后,我也被“光荣”地选择成为陪高老道去山东坟的唯一跟班。

  对此,我个人是完全不抗拒,甚至还有点期待的。

  跟张丙志要了一袋子糯米和一轴红线,我跟着高老道连夜动身,直奔山东坟。

  一路上高老道始终一言不发,脚下飞快,我拎着米袋子和装着鬼猪羔子的布袋子紧赶慢赶才能勉强跟上。

  这么狗颠肚子地走了差不多一里地,我终于有点扛不住了,便试图没话找话地让高老道减慢点速度。

  “那啥,道长,我记得您之前也说过本来要去山东坟,不知道您去那地方是做啥?”

  “你说这鬼气是挺厉害哈,连刚出生的猪羔子都能变那么凶狠,它到底是咋做到的呢?”

  “那恶鬼真能来么?我之前在山东坟见到过一个从坟里爬出来的活尸,就是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自己碎碎叨叨地说,说的什么自己都没注意,可最后这句还没说完,高老道却猛地停住了,紧跟在他身后的我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他后背上,撞得鼻子酸疼,眼泪都掉出来了。

  捂着鼻子一抬头,高老道正居高临下地盯着我,眼珠子在夜色中亮得吓人。

  “嘿嘿,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说来给道爷我听听,那活尸是怎么爬出来,又是怎么没的?”

  我抹了两把眼泪,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高老道听得连连点头,像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似得,“幸好幸好,我还怕我的判断不准,听你这么一说八成没错了。”

  我纳闷道:“莫非道长你是在忽悠村长?”

  高老道呸了一声,一边示意我跟上,一边道:“你不懂,恶鬼这东西,最怕的就是心中怨念极深,又在地下积攒了几十上百年这种的,一旦脱身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巧了,今天晚上你们见到的这两道鬼气,就刚好属于这种厉鬼。”

  我险些惊掉了下巴,“难道我在山东坟看到的就是它?”

  高老道摇头,“那不见得,但是说不定就是你看见的那个盗墓贼把它给放出来了。”

  我一脚踢飞路上的石头,恨恨地骂道:“这王八羔子,净干这缺德事儿,却要咱们收拾烂摊子。”

  高老道笑出了声,想了想语重心长地道:“小子,道爷教你一句,世间事自有因果,莫要怨天尤人,才能得大自在。”

  我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

  高老道笑道:“你小子有慧根,要不要拜道爷为师,道爷一身本事,学会了你也能降妖捉鬼,怎么样?”

  我撇撇嘴,心道我可不想做道士,我连你是谁,什么来历都不知道,还拜师呢,能挺过这一关再说吧。

  同时在心里打定主意,等陪高老道到了山东坟,我就要借口有事,直接回家去,免得重回陈家屯被什么恶鬼吃了都不知道。

  见我半天不吭声,高老道嘿嘿讪笑几声,倒也不勉强,只是摇头晃脑地唱起歌来:

  “无根树,花正危,树老将新接嫩枝。

  梅寄柳,桑接梨,传与修真作样儿。

  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来有药医。

  访明师,问方儿,下手速修犹太迟……”

  这歌儿唱得我心慌,但是又怕他揪住要我拜师不放,就只能低头走路,装作听不见。

  四野一团漆黑,天上的云层一重又一重地堆叠,勉强能看到细微的轮廓,像是巨兽庞然的身躯,在头顶缓慢又沉重地移动。

  高老道终于闭了嘴站住了。

  我朝四周看去,一眼就看见了之前那座高大的坟头,不禁诧异地瞟了高老道一眼,心道莫非这老头儿真有点什么神通不成,否则咋会一下就找准了我说的这地方?

  “小子,看样子前头就是我要找的地方了。”高老道语气凝重,指了指那座大坟头,收起手上拿着的罗盘,一边说一边跳下壕沟,踩倒荒草,朝那座坟走去。

  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赶紧跟上。

  这周围乌漆麻黑的,说不害怕是假的。

  况且这老头不知道咋想的,严格禁止打手电筒,所以拜他所赐,摸黑走了这么久,我都能看清那坟头子上的野草长啥样。

  这个季节,野地里连个蛐蛐都没有,万籁俱寂,隐隐有隆隆的雷声从远处的天顶起伏绵延,震得人心跳加速。

  “正月打雷人骨堆,二月打雷牛骨堆,三月打雷稻谷堆。”高老道摇头晃脑地在前头念叨。

  我掰着指头算了算,如今是阳历3月的中旬,正是农历的正月尾,岂不是刚好应了高老道念叨的这句“正月打雷人骨堆”么?

  我心底一寒,想到这两日的遭遇,不禁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脚下就慢了一拍,仰脸去看高老道。

  高老道正走到了这大坟的半腰上,正面色凝重地四处查看,应该是一直没有找到我说起的那个洞口,所以回过头来想问我什么。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刚好有一道闪电蹿过头顶的云层,将周围点亮,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脸上从疑惑转换成不可思议的神情。

  “怎么了?”我纳闷地皱起眉头来,三步并做两步爬上大坟,下意识地朝给黄皮子接生那个小草棚的方向瞄了一眼。

  这一眼,我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闪电像是一条雪白的龙,转瞬即逝地爬过云海,消逝在云山的尽头。

  可光芒褪去之前,我分明看见一望无际的田野上,有一层阴影正飞快地蔓延。

  像是一块黑色的巨大地毯,无边无际,速度惊人。

  我揉了揉眼睛,差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高老道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我能听出这声音里夹杂的颤抖:

  “我的妈耶,是鼠兵借道!”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