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古怪消息

  胖丫和贾山回来的时候是大包小包地进门的。

  进门时候我正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研究这幅画,检查画上的每一寸,试图找出画图人的线索,可惜始终一无所获,只好摇头放弃了。

  这期间九尾猫,哦不,已经是八尾猫了,一直都在画中芳草地里安然酣睡,看上去已经没啥大问题了,只是始终没醒,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吸收番天蜈蚣蛋的灵力。

  “你俩买啥好东西了?”我卷好画,抬头见胖丫拎着几大袋子东西费力地放到炕上,她身后贾山也是抱着一大包什么东西往旁边凳子上搁,不免好奇地问。

  胖丫腾出手来使劲给自己热气腾腾的脸蛋子扇了扇风,呼哧带喘地道:“米啊面啊菜啊啥的,还稍微买了点肉,我看这屋里啥都没有,还买了点便宜的碗啥的,咱们总不能顿顿都在外头下馆子吧。”

  贾山也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在炕上直接就躺下了,嘴里还道:“咱们还买了被子褥子啥的,晚上能铺盖,之前光想着租个房子安静,有利于练功啥的,可没想过置办东西这事儿,这下好了,我看咱们在这住上一个月俩月的也不成问题。”

  我伸手翻了翻袋子,掏出一个大柿子来,在衣襟上擦了擦张嘴就啃了一口。

  “嚯,酸甜儿,直接拌白糖吃都行,或者炒个鸡蛋,我能造两碗高粱米饭。”我吸溜吸溜地吸里头淌出来的汁,嘴里含混不清地喊。

  胖丫哈哈笑道:“小包哥你可真能吃,晚上我还打算炖点红烧肉呢,正好看见有卖红糖的了,就买了点,你吃不吃?”

  “吃吃吃,我现在能吃下一头牛,给我啥我都能吃。”我脑袋瓜子点得跟鸡啄米似地,把个大柿子稀里呼噜地吃下了肚,想了想问胖丫,“买白酒了么?”

  这事儿他俩临出门前我专门交代过。

  胖丫一愣,点点头,转身从身后一个大袋子里掏出一瓶白酒递给我,“纯高粱的,老香了,那家店我进去我都觉着香,贾山脸都熏红了呢。”

  贾山呸了一声摇头道:“我才不是,我那是闷的,那屋里不通风,没看见我后来都出去透气去了么。”说着忽地想起什么似地道:“对了,你们还真别说,我出去透气的时候看见那个谁了。”

  “谁啊?”我和胖丫异口同声地问。

  “难道是老叫花子?”我补充了一句。

  贾山摆手,“不是,是净明。”见我和胖丫一脸茫然,急道:“就是灵枢馆的那个净明啊,把咱俩从村里接来的那个!”

  “啥?你看见他了?他干啥呢?”我更好奇了,“按理说这个时间,他应该在灵枢馆里忙得不可开交啊,正是最忙的时候,他咋会跑出来呢?采买也不是他的活儿啊?”

  “对啊!”贾山一拍大腿,神秘兮兮地道:“你想啊,这采买的活儿又累又晒,净明啥时候往自己身上揽过,可是偏偏我就看见他出来了,不但出来了,看上去还憔悴了,哎呦小脸儿瘦得啊,像是一夜之间生了一场大病似地,你说是不是很不对劲?”

  “你看见他干啥了?”见他说得唾沫横飞,我不得不打断他又问了一遍。

  贾山咽了一口唾沫,挑眉道:“打死你们都想不出来,这家伙上医馆了。”

  “啥?”我和胖丫更惊讶了,“灵枢馆就是医馆啊,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医馆,他还上医馆干什么?难道真是得了啥不好说的大病?”

  贾山伸长脖子往外瞅了一眼,见高老道正在院里侍弄院子里的小蔬菜,稍微放了点心,缩回脖子小声道:“他在灵枢馆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撑死就是去吉祥面馆吃个饭,灵枢馆又是最重养生的地方,他能得啥大病,我倒是觉得他好像是出去问病的。”

  “问病是啥意思?”胖丫不解地看看我。

  “就是去别人家医馆打听某种病咋治。”贾山摆摆手,“重点是这家伙兜里好像还揣了啥东西,从医馆出来的时候我瞧见他瞧瞧塞回兜里去了。”

  “肯定有鬼,他要真是问病,在灵枢馆就成,那么多师兄弟啥的,每个都是医道高手,再不济还有他师父呢,咋会连个病都整不明白。”我立刻就下了结论。

  贾山一脸“小伙子你很上道儿”的表情朝我点了点,“所以我在想,咱们要不要去打听打听,反正在这也没啥事。”

  我们之所以租个房子在镇上住下而不是赶紧回家去,是为了让高老道和胖丫有个相对安稳的环境来调理身体,好好消化番天蜈蚣卵的灵力,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解决掉老叫花子这个隐患。

  因为俱高老道猜测,老叫花子这段时间八成没少占九尾猫的便宜,利用动物修炼的方式来修炼。

  用高老道的话说:“人虽然灵性最强,但是一般人没有修炼之法,所以往外沦为凡人,动物有修炼之法,却灵性不足,大多数只能靠日积月累勤能补拙,所以耗费的时日漫长,若是人掌握了动物的修炼之法,那么修炼起来日进千里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觉得老叫花子说不定已经修出了什么邪术,要是不除掉,迟早也要为患一方,不如趁他没有强大的时候把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这才要租个房子一举两得。

  所以实际上我和贾山基本属于无事状态,不找点乐子那可真是太无聊了。

  这事儿一拍即合,我当即压低声音道:“不如就趁今晚,咱们去灵枢馆周围问问去,要是真有啥大事,灵枢馆想瞒也瞒不住,总会有蛛丝马迹泄露出来的。”

  胖丫一听,哪里坐得住,顿时威胁道:“我也要去,这么好玩儿的事儿你俩竟然不带我?小心我给你俩搅合了。”

  “嗨,你这小丫头,岁数不大,脾气不小呢,你去啥,你啥也不能干,万一我俩要夜探灵枢馆,你不是添乱嘛。”贾山皱眉。

  胖丫嘴撅得多高,急道:“谁说的,我奶奶那可是燕子帮的头燕,一身本事可也教了我不少呢,就是她不许我露身手,说女孩学点本事傍身是好事,可要是被有心的人注意到了是要惹祸上身的,所以从不许我提。”

  “啥,李奶奶是燕子帮的头燕?”我一下来了精神,噌地一下从炕上坐起来,目光炯炯地从上到下把胖丫打量了一遍,像刚认识她似地。

  贾山已经懵了。

  “啥是燕子帮?啥是头燕?”

  他挠挠脑袋,一脸茫然地问。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