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折箩散

  重新翻出灵枢馆的院墙花了一点时间。

  主要是净明这小体格,在外头跑了一天,水米未进,翻墙对他来说属实困难了些。

  不过好在药材的事儿有了眉目,他那颗求死的心算是死灰复燃了,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精气神,倒也支撑着他一路跟着我们漏夜疾行,赶回了租的小院里。

  一进门,就看见高老道正站在院子中间,仰头望月。

  今晚的月色倒是极好,万里无云,月光毫无阻碍地朝大地倾洒,照出一片朦胧。

  瞧见回来的是我们,他皱了皱眉,目光落在了净明身上,倒难得地露出一丝意外来。

  “你们是咋回事儿?”

  我摸了摸鼻子,心道这事儿到底是躲不过了,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灵枢馆到底算计过高老道,净明在高老道面前也怪不自在地,一双眼都不敢直视他,只胡乱地往地上瞟。

  高老道听我说完,脸色不免有些难看,伸手要过那包药捏在手上,丢下一句“胡闹”,就转身往屋走。

  我和贾山交换了个眼神,知道这是不追究我们跑出去这事儿了的意思,赶紧偷笑着招呼胖丫和净明回屋。

  进了屋,高老道正坐在炕上仔细端详这包药材,动不动还挑出一两种咬下一点在嘴里尝尝味道,面色很是凝重。

  我们也不敢打扰,在屋里各找地方坐下,胖丫去外头烧了一壶水,洗了几个今天刚买的茶碗,给大伙儿泡茶喝。

  净明局促地坐在角落里,我瞧他脸色实在不好,又从白天买的一堆东西里掏出两块面包给他垫垫肚子,他像受惊的小兔子似得接过去,小声道了谢,赶紧狠狠咬了几口,噎得直翻白眼,又灌了一口茶水,烫得直翻白眼,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用手使劲给舌头扇风,鼻涕眼泪地糊了一脸。

  胖丫瞧着好笑,又赶紧给他递了一块手绢擦脸。

  我和贾山忍不住吃吃地笑,还不敢太大声,只能用胳膊挡着脸,憋得满脸通红。

  “那个……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这下可是惹出祸事来了。”

  高老道看完了,清了清嗓子,看了净明一眼,长叹一口气,幽幽地道。

  我们几个赶紧正襟危坐地坐好,虽然对这事儿我多少心里有个预感,知道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得到高老道的亲口证实,我还是不免心惊。

  难道真的有人盯上了灵枢馆,要对赵神医下手么?

  我心里暗道。

  贾山小心地开口问道:“这包药真的有问题?”

  高老道面色少有的凝重,“这包药里没一样是正常的药材,我虽然没全见过,但是里头有几种我走南闯北的时候却听说过,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这一包药应该叫折箩散,并不是给人治病的药。”

  我不禁诧异:“药材这东西就是给人治病的,不给人治病,难道是兽药不成?”

  高老道给了我一个赞许的眼神,“虽然不是兽药,也沾了点边儿,这东西是妖药,给妖魔治疗伤势的药,其中药材多为稀世奇珍,或者是九天绝地才有之物,又每一种都需要不同的炮制之法,最终才能成为这一包药。”

  “给妖魔治病的药?”净明眼珠子都直了,“可是找上灵枢馆的明明是人啊,师叔您会不会认错了,说不定只是药材是您说的药材,配伍却有所出入呢?”

  高老道摇头叹道:“折箩散这个名字,是我从师门书库的一本不起眼的破书上看到的,里头还记录了这药的用法和配伍,因为极是晦涩古怪,所以我记忆深刻,才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必然不会错的。”

  净明不禁大喜,“那我师父有救啦!”

  “有救?”高老道嗤笑一声,“只怕人家挖好了陷阱等你们跳,还是一个接一个的连环跳呢,我这师兄一辈子醉心医术,几乎无人能敌,所以总是刚愎自用鼻孔朝天,这下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能找到折箩散这种古怪刁钻的东西来治他。”

  净明怯怯地道:“师叔您已经说了药名和药用,只要我师父跟人家说了,这局不就赢了么,按照约定,他们就会放过我们了啊。”

  高老道冷笑连连,把手里的药包丢在炕上,不屑地道:“这药叫折箩散,是给妖魔治病的药方子,这话你们敢说出去,要么没人信,说你们胡乱编造答案,要么就要诬陷你们这不是治人的医馆,是个暗通妖魔,搞邪门歪道的魔窟,就算这家人会放过你们,街坊四邻也不会放过你们,所以无论你们能不能拿出正确答案,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灵枢馆必倒无疑。”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万万没想到这局竟然是个死局,如今灵枢馆骑虎难下,怕是神仙都救不了了,而灵枢馆一倒,一辈子的心血付之东流,赵神医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打击,怕是也要命悬一线。

  我只觉得后脊梁蹿起一股凉气,忍不住摸了摸两臂,唏嘘道:“你们灵枢馆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费尽心机设这样的局对付你们。”

  净明还不等说话,胖丫却皱眉疑惑道:“你们说,这家如果是人,那又是哪来的妖药呢,有这东西,会不会是家里其实就藏着受伤的妖魔啥的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几个刷刷就把目光投到了胖丫身上,高老道不禁赞许道;“确实没错,这药不好配置,根本不是人能弄到的东西。既然拿得出整服药,那么必然是和妖魔有些联系才对,想不到城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家,实在是出人意料。”

  净明已经傻了,愣愣看着我们都不知道说啥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这……这和我们灵枢馆有啥关系?”

  “我问你,那天你们接的这个病号,到底是什么病,怎么死的,你师父不可能一无所知吧?”高老道目光如炬,烙在净明脸上,一字一字正色问。

  净明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