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妙仙观

  墙头上阳光灿烂,将阴影裁剪出清晰的边缘,黑白分明。

  那背着光,正将一对绿幽幽的大眼睛朝我们打量的,正是一头硕大的,全身黑色长毛的猫。

  “九尾猫!”我吃了一惊,脱口而出。

  黑猫脸上露出一种隐隐的笑意,朝着我轻轻叫了一声,像是在回应我,或者打招呼。

  高老道唬了一跳,抬头瞧见黑猫,顿时往后跳了一步,说话都哆嗦了,“这这这这东西怎么会在这儿的!”

  没人回应他,黑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伸了个懒腰,朝着我们张开嘴巴叫了一声。

  这一声,周围情形顿时变了。

  本来人来人往的街区突然半个人影都没有了,一切景象都像是被岁月风雪侵蚀的报纸墙壁,变得斑驳灰暗,风一吹纷纷散去,现出后面的东西来。

  那是一片绿油油的田野,不远处是一座残垣断壁的破庙,隐隐从树木葱茏之中探出一角飞檐,像是某种巨兽的身躯,在砖石之中静静地沉睡。

  我身边却只剩下了贾山和胖丫,高老道竟然不见了。

  胖丫脸上惊魂未定,朝四周看了半天,附身摘了一支身旁的野花,吃惊地道;“竟然是真的!这好像是我奶奶说过的搬运法,可以移形换物。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奶奶说过,能做到这一点的大多数也只是搬运些小物件,一口气搬运咱们三个大活人这可不是简简单单能做到的。”

  贾山手上甚至还拿着刚刚高老道塞给他的信封,满脸不可思议地道:“这玩意儿只从神话故事里听过,咱们不会是在做梦吧?那么个小猫能有这么大本事?”

  我手搭凉棚往远处看去,见天地交接的地方慢慢腾起大团大团的白云,隐隐似乎起了风,顿时暗道不妙,“我说二位,好像要下雨了,咱们得赶紧找地方避雨,不然一会儿要挨浇了。”

  我话音未落,周围已经嗖嗖地起了凉风,吹在脸上冷飕飕地,眼见着头顶的云团山崩似地铺天盖地,我们仨赶紧朝前头的破庙撒腿就跑。

  还不等到庙门,雨点就已经噼里啪啦地招呼下来了,远处田野里的庄稼一片沙沙声,由远及近,我们三个一口气跑到大殿前头的屋檐下,到底还是被浇了一头一脸。

  “呸,真是倒霉,好端端的到这来了,要是在城里,到处都是房子,肯定不会挨浇。”贾山啐了一口,使劲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又把牛皮纸的信封好好地藏进怀里。

  “还好有个破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撩起衣服擦头发,朝周围看了一眼,不禁皱眉,“这地方咋这么眼熟。”

  贾山抬眼瞧了一圈,“嗨,能不眼熟么,这不就是月老庙嘛,咱俩昨晚刚来过,你看门上塌了的那半截柱子,跟昨晚一模一样,只不过大晚上看和现在看有点不一样,不信你看大殿上头的匾,是不是写着普济月老庙呢。”

  被他一说,我也觉得这里和昨晚去过的月老庙很像,可抬头看清大殿上的匾额时,我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匾额上古旧斑驳,和周围的风格气韵如出一辙,却分明写着“妙仙观”三个字。

  “兄弟,这不是普济月老庙,这是妙仙观!”我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

  “啥玩意儿?妙仙观?那是啥地方?”贾山一愣,也抬头去看,旋即反应过来,“我靠,那不是普济月老庙的前身么?”

  没错,高老道跟老叫花子交锋时,老叫花子曾经说起过,普济月老庙只是他被张静怡疯狂示爱时外头老百姓给抬来的匾额,那个庙原本的名字就叫“妙仙观”。

  我们仨仔细看上去,见这里一砖一石根本就是昨夜见到的普济月老庙的样子,丝毫没有任何分别,可就是这匾额竟是半分虚假也没有的妙仙观,实在是匪夷所思。

  “对啊,之前都说这月老庙因为老叫花子和富家小姐的事儿闹得满城风雨,有不少信众会来上香,可这里倒是干干净净,哪里像是有香火的样儿?”胖丫心思细腻些,也是立刻就发现了问题。

  “咱们别是被那小黑猫给整回过去了吧。”贾山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根儿,疼得龇牙咧嘴地。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会儿功夫雨势渐大,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沙沙作响。

  整个破庙都被大雨笼罩,只有飞檐之下的方寸之地还保留着干爽,我们虽然满心疑惑,可也只能躲在这块地方等雨停了再做打算。

  胖丫忽地指着庙外疑惑道:“你们看,好像有人来了!”

  我和贾山循声望去,见那白茫茫的大雨之中,果然隐隐约约有一个身影朝着破庙狂奔,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蹿过了庙门,抬眼急慌慌地朝庙里四望了一圈,埋头往大殿这边跑过来。

  我和贾山浑身的肌肉都霎时绷紧了。

  这人一身褴褛,头发花白,蓬松胡子挡住了大半张脸,脚上蹬着一双破草鞋,露出黑乎乎的一双脚,偏一双眼睛却生得很贼,滴溜溜地朝四周乱转。

  竟然是那老叫花子!

  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还来不及细想,他已经几步上了台阶,就站在我们旁边,虽然被雨水浇得浑身湿透,可我还是能闻到那股子若有若无的腌臜气味儿。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小心地拿眼瞥他,希望不被他注意到。

  贾山也是脊背挺得笔直,一身戒备,胖丫瞧着奇怪,稍微打量了几眼,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跟我交换了个眼神,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但是古怪的是,这老叫花子倒好像是没瞧见我们,自己站在一边跺了跺脚,又抖了抖身上那件破烂衣服上的水,骂骂咧咧地抬头望天。

  我心里那种古怪的感觉更强烈了。

  等身上收拾得差不多了,老叫花子才扭头朝四周看了看,从腰上解下一个做工精美的钱袋,在手里掂了掂,自言自语道:“这地方竟然还有个破庙,看来我运气不错,第一天到这地界不但碰到个长得好看的小妞儿,还白得了她一个这么好的钱袋子,嘿嘿,看来老子最近走运喽!”

  他得意洋洋,分明视我们三个如无物。

  我余光瞧见那钱袋上绣了一个“张”字,脑海中登时仿佛划过了一道闪电,豁然通亮。

  是了!这老叫花子看不见我们!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在这里!

  这根本不是普济月老庙。

  这是老叫花子刚到县城时候的妙仙观!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