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命悬一线

发布时间:2021-09-12 18:19:43

  做完这些,高老道像是耗费了不少力气,不但额角青筋隐现,脑门子上的汗珠子也像不要钱似地噼里啪啦往下掉,衣服的领口都被打湿了。

  我不禁有些担心。

  张静怡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去,她整个头部往后仰到了极限,嘴巴和眼睛都挣得极大,超出了正常可以理解的范畴,这个角度看上去简直好像整个眼球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一样。

  她的嘴里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有鼻腔里的喘息和胸口剧烈的起伏才能看出她还活着。

  我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可却一点声音都不敢出,生怕打扰了高老道。

  高老道在张静怡心口上留的这团灰气此刻正不断旋转着,把身体里破碎的灰气慢慢吸引过来,渐渐和它凝为一体。

  这导致这团灰气越来越大,已经渐渐堵塞住了张静怡的心窍,甚至有从心口往外溢出来的趋势。

  我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爹可说过,若是人的心窍被彻底堵住,那么周身气脉不能流通,纵然人还能走能笑能说能闹,也已经是个死人了。

  高老道却迟迟未动,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我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敢发出来。

  高老道蓦地动了。

  他双手飞快地结了一个手印,口中疾疾念了一句咒语,随后大喝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从他身体上轰然砸出,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掀起一阵巨大的狂风。

  屋子里的灰尘被一下掀起来,我差点都被这大风刮飞,好在眼疾手快,一把攥住门把手,又死命地蹲在地上靠着墙壁,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屋子中央的大床有黄符守护,倒是丝毫没有变化。

  高老道身上的衣服被大风吹得猎猎翻飞,宛如天神降临一般,整个屋子在我眼中都被璀璨夺目的金光充满,我甚至无法分辨这些金光是从哪来的。

  我心里不禁掀起惊涛骇浪。

  有这样实力的高老道,却被一只九尾猫轻易打飞了,那九尾猫的实力得可怕到什么程度?

  或者说,高老道对付九尾猫的一道咒术就要拿出这样的实力来,那九尾猫得可怕到什么程度?

  这事儿越想越让人后背发凉。

  场中此刻已经呈现出胶着的状态来,张静怡心口上盘踞的灰气已经将全身的碎片都聚拢完毕,彻底占据了张静怡的心窍,甚至还从她身体之中探出足有四指高,和金光对峙。

  金光虽然气势惊人,却始终无法对灰气造成任何影响,只能从漫天金光中不断分出丝丝缕缕的光束,一圈一圈地缠绕上凸出身体的灰气,试图将灰气拔出张静怡的身体。

  可这谈何容易。

  灰气虽然在心窍上量满自溢,导致溢出了体外,可主体深深扎在心窍之中,宛如一颗千年老树的树根,在地下盘根错节,哪里那么容易就被拔出来。

  这种无形世界中力量的博弈却让张静怡吃尽了苦头,她整个人已经在剧痛之下失去了知觉,心窍的长时间堵塞也让她宛如窒息一般不断开阖嘴巴,活似一条缺水窒息的鱼。

  这样下去,就算最终拔除了咒术,张静怡也要完了。

  我把头埋在臂弯里,躲避刀削一般的狂风,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高老道,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按在胸口上,在心里不住地祈祷,希望护命五字可以给予我解决这困境的办法。

  那边高老道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他头上汗如雨下,噼里啪啦地掉在地板上,又迅速被无形的狂风吹干,蒸发得无影无踪,整个屋子里的金光似乎正在飞快燃烧他的力量似地,随着汗水越出越多,高老道也已然是强弩之末,身形都摇晃起来。

  我心里大急,恨不得自己冲上去做点什么,可惜却自顾不暇,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我攥着门把手的手支撑不住狂风的摇曳马上就要脱把的时候,高老道也终于耗尽了最后一次力气,整个屋子里的金光骤然熄灭,同时高老道惨叫一声,整个人被一股无形大力朝后掀翻,一头撞在了身后的墙上,又软软地滑落在地。

  床上的张静怡也并不好过,整个身体在这个瞬间被一股力量托举到了半空中,旋即又重重摔在了床上。

  整个屋子里的风霎时终止,空余一些散碎灰尘,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

  高老道咳嗽两声,呛了一口血,面色淡如金纸,朝我无力地抬抬手,虚弱地道:“快,快上前去,用你的银针在他膻中穴周围刺上三根,放出血来,等血珠从黑转红,再拔了针,就算是好了。”

  我一听,哪里还敢耽搁,从兜里摸出我爹给我的银针袋,抽出三根银针来,一个箭步就蹿上床去,按住昏迷不醒的张静怡,扒开她胸前的衣服,认准膻中穴的位置,深吸一口气,手上捏住一根针,往高老道说的位置蹭蹭蹭就扎了三根针。

  说来也奇了,三根针一下去,张静怡竟然口中呻吟一声,有了反应,我又惊又喜,忙低头看去,见银针旁果然如高老道所说溢出黑色的血来,正沿着张静怡雪白的皮肤往下缓缓滑落,勾勒出一道不祥的墨痕。

  张静怡心窍中的灰色气息被三针一迫,终于挣动起来试图转移阵地,然而三针封住了它的退路,将它强行留在心窍之中,又用心头血不断泄去它的力量,让它根本逃无可逃。

  灰色气息终于慌了,在心窍之上不住地挣扎,最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竟然整团往上一提,硬生生从张静怡的心窍之中拔出了根脚,纵身朝我面门上扑来。

  这东西竟然要改换宿主!

  我大惊失色,想躲却来不及了,灰色气息在我眼中越来越大,几乎填满了整个视野。

  可高老道远在几步之外,哪里能救?

  我心里呜呼哀哉,心想难道我康小包今日就要栽在这里,从此跟这张静怡一样成为一个对那老叫花子垂涎三尺的花痴嘛?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