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庙里正神

  高老道不禁暗暗吃惊。

  那黑猫一身长毛,体型巨大,少说也有二三十斤。

  这老叫花子看着却是瘦骨嶙峋,从破烂衣服的窟窿里都能看见黢黑的两列排骨,简直弱不禁风。

  可黑猫蹲踞在老叫花子肩上,偏偏坐得稳稳当当,老叫花子也丝毫没有费力之感,就好像扛在肩上的不是一只硕大的猫,而是一团轻飘飘的柳絮似地。

  他一生也算是见过世面,可都不及今天所见反差巨大,实在是让他屡次三番失算,几乎落入了下风。

  但是面上他依然维持着淡然的宗师风范,朝老叫花子一抱拳,云淡风轻地道:“失礼失礼,老道本来只是刚巧今夜起了游兴,随意走走,不期见到这座庙,就进来看看,没想到被这猫吓了一跳,所以才条件反射地出手赶猫,没想到这破庙里的猫竟然有主人,实在抱歉。”

  老叫花子眼皮子一翻,上下打量高老道一眼,嘿嘿冷笑两声,道:“你也不算枉来,我瞧阁下伸手不凡,想必也是练家子,我这破庙不在官道上,白天还有几个人来奉送些香火,晚上是绝无可能误闯的,阁下倒是好运道,竟然就找到门了。”

  高老道讪笑两声,道;“既然尊驾在休息,那老道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

  说罢抽身就要走。

  那老叫花子嗤笑一声,“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我这妙仙观是什么地方?”

  高老道一惊,下意识地道:“妙仙观?这不是普济月老庙么?”

  “普济月老庙?那是糊弄妇孺的,也不妨告诉你,都是城里那些无知妇孺传说我和张家小姐是月老牵线的天作之合,才误把这里当做了月老庙,我也干脆顺水推舟做了个月老像摆在正殿里。那些妇孺信以为真,还特意敬献了一块牌匾挂在正殿门上,真是可笑。”老叫花子满脸嘲弄,“这里几百年前便叫做妙仙观,你可知道为何?”

  高老道如遭雷击,目光落在老叫花子肩头的黑猫身上,口中呓语:“自是因为观中供奉灵猫为仙,所以才会叫做妙仙观,这么说……”

  “没错,看来你猜到了。”老叫花子一脸得意地伸手摸了摸黑猫的脑袋,“我这猫神仙,刚巧就是这妙仙观中从前的正神呐。”

  什么!

  虽然已经多少猜到了一些,可是得到老叫花子的亲口证实还是让高老道大吃了一惊。

  听老叫花子的意思,这妙仙观几百年前就有了,那岂不是说这只黑猫至少也有几百岁?

  “这不可能,哪有猫能活这么久的?”高老道摇头自语,可旋即心里忽悠一下:这是一庙主神,自然也绝非等闲之物,活个几百年怕是也轻松得很。

  果然老叫花子哈哈一笑,无不得意地道:“你当我这猫神仙是什么寻常的阿猫阿狗么?这可是世上绝无仅有的九尾猫,九尾猫你懂么?”

  高老道今日受到的刺激真是比往日加起来都多,忍不住失声道;“九尾猫?那可是昆仑仙种,绝非一般妖物,乃是名列上品的妖仙,怎么竟然会在这种地方!”

  他其实本来想说咋会被你这种腌臜人得去了,但是想到对方有一只九尾猫在手,这话一出,怕是这老叫花子就要跟自己翻脸,到时候以自己这点本事,哪里会是一只妖仙的对手?

  高老道本来还有几分争胜之心,此刻也全熄灭了。

  妖仙是什么概念,那是分分钟行云布雨,覆灭河山也只是一动念的角色,虽然放在一般妖仙身上多少有点夸张,但是放在已经修炼出九条尾巴,又受过多年香火的猫仙身上,就真的不是简单的形容词而已了。

  老叫花子难得有机会跟人秀自己的秘密,当下自然是得意非凡,眼珠子都快望到天上去了,“既然你知道这猫神仙的厉害,那我劝你还是知些好歹,今日敢对猫神仙动手,我看你还是快快自断一只手脚,我再给你美言几句,让猫神仙放你离开,可好?”

  他嘴里虽是说着商量的话,可语气里的冷意却毫不掩饰,高老道哪里听得了这个,登时大怒,“庙里正神当恪守正道,为民降福,岂能动不动就要断人手脚,这般和邪神妖物有什么区别!”

  “这么说你是不肯喽?”老叫花子脸上神色一敛,手上一杆烂竹竿冷不丁甩出,宛如一条毒蛇,闪电一般朝高老道手肘上抽去。

  这一下劲力非常,连空气都被撕拉出尖锐刺耳的响声,若真被抽中,这条胳膊定然不保。

  高老道瞧得分明,脸色骤变,腰身一扭,抽身后撤,就要从后头的院墙处脱身。

  他早看过了,那院墙处是此间唯一的生门,若能在一个呼吸之内翻出院墙,就连那九尾猫都不可能留住自己。

  他这一抽身,老叫花子的竹竿抽了个空,顿时恼羞成怒,见他要从院墙逃走,哪里肯干,只见他伸手摸了摸肩上黑猫的前爪,口中道:“猫神仙,这人咱们得给他个教训,否则以后谁都来庙里探视,咱们可就再无安宁了。”

  高老道身子朝后飞撤,听了这话只在心里嗤笑:你真当那九尾猫是傻子不成,能被你三言两语挑唆就指哪打哪,实在可笑。

  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老叫花子话音刚落,那黑猫一双硕大幽绿的眼睛当真远远地罩在了他身上,他只觉得周身气息一滞,竟然连意识都迟钝了,不由得心中大骇。

  可已经迟了,一股巨大又无形的力量猛地席卷而来,小山上的树木都被这力量撞得腰身弯曲,树叶哗啦啦巨响,旋即这力量狠狠撞在了他的身上,他只觉得喉咙一甜,整个人像是一架破风筝,滴溜溜地翻出院墙,重重摔在了地上。

  他连怎么硬撑着回到吉祥面馆的都不知道,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面馆老板推开门时瞬间变得惊恐的脸。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