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番天蜈蚣蛋

 贾山走上前去,把一只手放在九尾猫的面前,九尾猫探头把口中的珠子吐在贾山的掌心,这才蹲踞下来,朝着贾山“喵呜~”叫了一声。

  贾山听了这么多次,大约也能猜出这家伙的意思,当即立刻又从油纸包里抽出一片猪肉脯递给九尾猫。

  那猫露出满意的神情来,张嘴叼住猪肉脯,一只前爪在石碑上轻轻一刨,周围旋转的风雾顿时一滞,眨眼功夫就风散雾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

  九尾猫这才开始垂头吃肉,再不理我俩了。

  贾山把珠子捧到我面前,我俩借着月光仔细看去。

  这珠子和之前的假珠比起来,简直高下立判。

  这分明是一颗半透明的小小水球,虽然有拇指肚大小,外壳也是极为坚硬,可却能透过外壳隐约看见里头包裹着一包流动的液体,那液体之中还浸泡着什么东西,随着珠子一摇一晃,里头的东西也不断在珠子里扭动,根本就是活的。

  “灵枢馆那些人竟然弄一颗人造珠子就想糊弄咱们,真是可恶。”我呸了一声,忍不住骂道。

  “现在问题来了,灵枢馆的人为啥敢拿一颗假珠子糊弄咱们?”贾山一摊手,苦笑着问。

  我一怔。

  对啊!灵枢馆的人为啥要这么做?

  这事儿明显费力不讨好,高老道一旦醒了,这事儿立刻就会暴露,到时候以高老道的脾气和对番天蜈蚣卵的重视程度,不把灵枢馆拆了哪会罢休。

  除非……

  “除非他们笃定高老道不会醒。”我眼皮狂跳,张口一字一字地道。

  贾山被我这话吓了一跳,正要上来捂住我的嘴,想了想又作罢,只悻悻地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人家可是同门师兄弟,咋会干这事儿?”

  我皱眉,“你不懂,这番天蜈蚣是高老道当年名扬江湖的宝贝,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他那师兄弟谁不想据为己有?不然也不会搞得高老道被天下群雄追杀的时候谁都信不过,只自己把蜈蚣蛋藏进山东坟的墓地里了。”

  贾山瞪圆了眼睛看了看这颗蜈蚣蛋,不敢置信地道:“就这玩意儿真有你说的这么牛?”

  “还不止呢。”我朝他挑挑眉,“这是高老道以炼虫之术,用普通蜈蚣炼成的灵虫,通灵性,毒性强,一滴毒液便能毒死百年古树,最关键的是如果将番天蜈蚣放进身体里,番天蜈蚣就能和人共生。注入番天蜈蚣的人能够迅速愈合伤口,不惧刀兵,百毒不侵,更能不畏水火,甚至无限延长人的寿命,几乎等于让人长生不死……”

  “等等,你刚才说啥?”我正说得兴起,贾山却忽地挥手打断了我,我一愣,不禁茫然地问:“什么?”

  “就是你刚才说的那里,是啥?”贾山盯着我,一脸殷切。

  我额了一声,想了想,才不确定地道:“通灵性,毒性强?”

  贾山摇头,“不对,再往后。”

  “一滴毒液便能毒死百年古树?”

  “不对,再往后。”

  “如果将番天蜈蚣放进身体里,番天蜈蚣就能和人共生?”

  “对!就是这儿!”贾山一拍巴掌,“这东西能让人迅速愈合伤口,百毒不侵,更能不畏水火,甚至无限延长人的寿命,最关键的是能和人共生,对不对!”

  我一脸茫然地点点头,都还不知道他要说啥。

  贾山却是一脸兴奋,“高老道把蜈蚣蛋给了你,这些番天蜈蚣的本事也只跟你讲过,以他现在的情况,你猜要是把这颗蜈蚣蛋给高老道喂下去,会咋样?”

  我脑袋瓜子“嗡”地一声,“你说啥?你说把这颗蜈蚣蛋给高老道吃了?”

  贾山跃跃欲试地道:“没错,你想,他现在终日昏睡,不管是追查老叫花子被老叫花子阴了,还是被他那师兄弟给暗算,情况可都不妙,他自己八成也发现了里头的猫腻,所以才会对灵枢馆的那群人有所防备,并没有把番天蜈蚣的事儿全盘托出。而且还想出把蜈蚣蛋托付给你,又留下‘蜈蚣’两个字来提醒你往番天蜈蚣本身的能力上去猜,你觉得呢?”

  这么一说,倒也合情合理,我点点头,把蜈蚣蛋小心地塞进怀里收好,道:“事不宜迟,咱们今晚就试试去,万一要是成了,天一亮,咱们就能给那干瘦老头送上一份大礼了。”

  一想到高老道活蹦乱跳地从正屋走出来的时候干瘦老头可能会有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整个身子都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恨不得马上拉着贾山就回灵枢馆去,把番天蜈蚣蛋给高老道喂下去。

  可贾山却朝一旁努努嘴,示意我九尾猫还在呢。

  我扭头望去,见那猫早就吃完了贾山给的猪肉脯,正意犹未尽地瞪着一双状似无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俩。

  我忍不住笑着调侃它道:“咋,那猪肉脯你还吃上瘾了不成?要真是喜欢,不如离开那老乞丐,以后跟着我们哥儿俩混得了,保你有吃有喝,不比帮那老东西骗人家大姑娘强么?”

  九尾猫大眼睛眨一眨,歪头看我。

  它身后的九条尾巴已经尽数收了起来,只留下一条在后头摇啊摇地,活似一根毛茸茸的掸子,让我总有想摸一把的冲动。

  末了它身子一转,跳下歪头石碑,朝我和贾山低低地叫了一声,随后往某个方向慢慢走去。

  我一怔,旋即意识到这厮是想把我和贾山带出这片乱坟岗子,否则凭借我和贾山对这周围地形的熟悉程度,怕是在这里转悠到天亮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这么一想,不禁感叹这九尾猫果然是灵性十足,通晓人心,心里更是抓心挠肝地想把这宝贝带回去了。

  “哎,贾山,猪肉脯你还有没,咱们把这小东西弄回去养吧。”我跟在九尾猫身后,小声地对贾山说。

  贾山摇头道:“师父说过,似这样的灵物,都是夺天地造化而生成,可遇不可求,我看你是别想了,说不定过了今晚,以后你都再也不会看到它了。”

  我叹一口气,心里遗憾,正要再多看这小东西几眼,结果惊讶地发现那九尾猫居然已经不见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