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邪门故事

  说是要用假蜈蚣蛋换回真的,可我俩根本也不知道真蜈蚣蛋在哪,因此商议一番之后,也只好作罢。

  接下来的几天我俩都在灵枢馆里,借口方便照顾高老道,把原来照顾他的灵枢馆的医护都替换了下去,一面照顾高老道和胖丫,一面瞧瞧打探真蜈蚣蛋的下落。

  这么过了三天,蜈蚣蛋倒是没什么消息,反而给我探出一件旁的事儿来。

  说起来还是在第一天吃过饭的吉祥面馆,这天我和贾山忙完,见高老道和胖丫安稳地睡着了,就跟干瘦老头打了个招呼,俩人出门去吃饭。

  灵枢馆也供饭,但是一屋子道士吃得清汤寡水地,这几天我和贾山嘴里都淡出鸟了。

  所以进了面馆,我和贾山赶紧喊过老板来,直接点了两份大肉面。

  这个大肉面还是第一次来吃的时候我注意到的,那天点完菜之后我才看见大肉面的图片,那个宣传图上画了一大碗面条,上头足足铺了五片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浇了足足的酱汁,看上去实在是勾得人馋虫直冒。

  可惜当时已经点了炸酱面,只能把它装在心里,计划第二天就来尝尝,哪想到一拖就拖到了今天。

  我吸溜了两口口水,拔了两双筷子,递给贾山一双,才一脸满足地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这几天可真是把我累坏了。

  高老道的情况不算好,这几天虽然也偶尔会醒,但也只是半睁开眼,嘴巴能张开吃点东西,却根本无法说话,况且每次都有灵枢馆的人在场,我和贾山就算想问什么也不好开口。

  老板一眼就认出了我俩,反正店里这个时间也没别的客人,他把点菜单送去后厨之后就又拐到我们这桌来攀谈。

  “二位小哥儿这几日怎么都没到我们店里来坐坐啊?”

  “嗨,照顾长辈,一直腾不出功夫。”

  “高道长的事儿确实令人唏嘘,说起来咱们还都欠他一份恩情,他老人家要是醒了,您二位可一定替我们问声好啊。”

  老板的语气难掩叹息,说话的功夫他点了一支烟,幽幽吐了个烟圈,像是很内疚似地。

  我和贾山交换了个眼神,我清清嗓子道;“唉,他现在的情况,也是不知道啥时候才会醒。可惜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啥事,连帮你带好也没机会啊。”

  老板眉头拧得更紧了,“说起来也都怪我,要不是我跟他说起这事儿,他也不会为了一探究竟去以身犯险,结果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还是倒在我这小面馆门口的,当时可把我吓了一大跳。”

  “你说啥?是你跟他说起这事儿的?”我故作吃惊夸张地道,暗地里却朝贾山使了个眼色。

  贾山也装作一脸好奇地道:“老板你快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

  老板叹了一口气,“说来还是半个月前的事儿了,咱们镇上一贯太平,可却突然出了一件怪事,镇上一个有钱人家的闺女,突然发了疯似地要嫁给镇上一个叫花子。”

  “啥?”我和贾山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忍不住确认一遍:“有钱人家的闺女要嫁给叫花子?”

  老板点点头,肯定地道:“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县城几乎都传遍了,女方家里为了这事儿,至今都抬不起头呢。”

  “到底是咋回事儿?莫非那个有钱人家的闺女跟那个叫花子是旧相识;或者叫花子长得好看,有钱人家的闺女对他一见钟情;又或者这个叫花子有啥过人的本事,让这个有钱人家的闺女慧眼识宝?”贾山板着指头一样一样猜测。

  “不是,不是,都不是。”老板摇头,把抽完的烟蒂在桌上烟灰缸里按掉,又给自己点了一根,“要真是这样,我们就不觉得奇怪了,可这事儿邪门儿就邪门儿在,俩人以前从没见过,这叫花子都是近期才到我们县城上来的,而且长得也和好看搭不上边,那叫花子根本就是又老又丑,年纪估计得有四五十岁了,自从来了县城,就在城东草市里乞讨,据说是那一天有钱人家的闺女上街买东西,结果一眼瞧见了这老叫花子,竟然一见钟情,回了家茶饭不思,就一心要嫁给他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我和贾山听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功夫厨子从后厨把面给我俩端上来,听见老板在说这事儿,也忍不住插了一嘴:“说起这事儿,我们简直羡慕死那个老叫花子了,都说他八成是去城外月老庙拜了神了,才有这门好姻缘哩,这婚事要是能成,老叫花子一跃就成了有钱人了,哪还用天天要饭啊。”

  “去去去,你们净是瞎起哄,你咋不把你家闺女嫁给那老叫花子呢。”老板呸了一口。

  厨子笑嘻嘻地跑回后厨,一边跑一边道:“嗨,咱倒是想有那个条件,关键人家闺女相中的是叫花子啊,有啥招儿。”

  我不可思议地问:“这怎么可能呢,一个老叫花子,再有魅力,那又脏又臭的,富家小姐咋可能看得上?这里头别是有啥猫腻儿吧?”

  老板叹气道;“谁说不是呢,我们也都这么猜,当然也有不少人相信是老叫花子拜月老庙拜出了效果,都跑去月老庙碰运气呢,搞得城外那个破庙这段时间香火都旺了不少,你还真别说,还真有人得偿所愿,和心仪许久的人喜结连理,所以那破庙香火就更旺了。”

  我和贾山缓缓吃了一口面,微不可察地对视了一眼。

  老板继续道;“可我总是觉得这里头不对劲,所以高道长来吃面的时候,我就顺便跟他提了一嘴,结果他一下就来了兴趣,说要去月老庙一探究竟。结果没想到,再见到他,他就一身破破烂烂地趴在了我的门口。”

  故事说完了,他叹了一口气,摆摆手示意我俩好好吃饭,自己一步三摇地回柜台里算账去了。

  我和贾山吸溜了一口鲜美的面汤,却是眼睛一亮。

  正愁没线索,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月老庙!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