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说不说

 贾山呼哧呼哧跑回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些许的愤恨,可瞧见王东生躺在地上一张脸憋得通红的惨状,他不知怎么又平静了。

  把手里的烈酒和盐交给我爹,他就默默站到了我旁边,在我爹身后两三米远的地方看我爹动手。

  王东生在我爹施针之后倒是终于缓过气来了,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肚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我爹眉头紧锁,手上的针一根又一根地扎下去,每扎一根就在嘴里念叨点啥,也听不清,反正就是念叨完了就下针,又快又准,针无虚发。

  每下一针,王东生的肚子就似乎移动一点,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昏黄下产生的错觉,总之十多针下去之后,王东生突然腾地一下从地上撑起身子来,翻身脸朝下开始狂吐。

  那股子古怪的硫磺气味立刻再次在整个院子里散开,之前我和贾山躲在驴车后头,虽然也恶心够呛,好歹还有些距离,这次近距离地闻到,我和贾山当场就要干哕。

  “把盐抹在鼻孔边上点,屏气凝神,默念我教给你们的护身心法。”

  头晕眼花的功夫,爹的声音远远传来,我心头一惊,赶紧从手上的盐包里倒了一点抹在鼻子上,又在心里把护身心法默念了几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恶心的味道竟然真的好像淡了不少,头脑也清楚了。

  这世上竟然有这样古怪的妖虫?

  我心里暗暗吃惊,近距离看上去,妖虫的模样更加清晰了,在我的视线里,它们像是无数的蛔虫,密密麻麻地相互缠绕着在地上扭动,把浑身的黏液搅出恶心的泡沫。

  “这种妖虫我以前也只见过一次,通常它们都只和鬼物伴生,鬼给它们提供生存必须的阴气,它们为鬼提供替身,算是互惠互利。”爹在王东生身上又下了几针,催得他再次狂吐,口中却娓娓道来,毫不慌乱。

  “提供替身是啥意思?”贾山捂着鼻子好奇地问。

  “横死的鬼无法进入轮回,为了顺利投胎转世不在世上流离受苦,只能找活人替死,所以叫替身。”爹简单解释了几句,又道:“不过这种妖虫杀死的人实际上是成不了替身的,也就是给横死鬼泄愤用用。”

  这话一出口,王东生顿时激动起来,嘴里的虫子还没吐干净就呜呜咽咽地要起来,我爹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按住,怒道:“你瞎动弹什么,吐不干净的话是要死人的!你咋比那些牲口还不老实,牲口都知道治病时候不乱动,你这还扎着针呢,不要命啦!”

  王东生被我爹这一巴掌拍得差点趴在虫子堆里,吓得呜呜乱叫,嘴里又咕呱咕呱一顿吐,吐得恨不能把肠子都翻出来似地,我听着都有点不落忍了。

  等这一波吐净了,我爹才把他拽起来,身上沾了虫子的外套全扒下来丢在虫子堆里,一把把他拖到一边,再次用盐和酒把虫子给一把火烧了。

  这功夫里王东生都一直瘫坐在地上,浑身哆哆嗦嗦地,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我看他神神叨叨好像受了啥刺激一样,忍不住好奇凑过去听了一耳朵。

  他念叨的是“别找我,我没错,别找我,我没错……”

  反反复复。

  这是啥意思?

  我偷听本来是为了解好奇,结果听完更好奇了。

  我爹点完火,又举着手电筒一寸一寸地检查了周围的地面和烧完的灰烬,确保没有漏网之鱼,这才稍稍放下心,旋即吐了一口吐沫奇道:“你特么也是出了怪了,我最近跑了这么多人家,那老些牲口得这病,就你一个人被传染,你小子是咋回事儿,跟驴亲嘴儿了咋地?”

  爹本来想开个玩笑缓解下紧张气氛,哪想到这话一说,王东生嗷一嗓子跪趴在地上,双手合十举在脑袋上,拼了命地拜,嘴里疯了一样地低吼:“别找我,我没错,别找我,我没错!”

  这下我们仨彻底愣住了。

  “咋回事儿你是?”爹皱着眉蹲下身,耐心地问。

  王东生使劲捶地,嘴里道:“我没有放火啊,我啥也没干,是你自己的错,都是你,别找我啊,别找我!”

  放火?

  我瞳孔一缩,脑袋瓜子嗡地一声,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们这一片治安和消防一贯良好,好多年都不出一件事,恰巧最近治安和消防都出了娄子,治安是出在李奶奶家,消防就是出在了朱寡妇家。

  一场大火,两条人命。

  爹额角青筋直跳,一把拽着王东生的领子把他拽起来,质问道:“你说啥?朱寡妇家出事儿那晚你在她家?你把话说清楚喽!真是你放的火?”

  “不是我不是我!”王东生慌张地胡乱摇头,“我那天不在,不在她家,我不在!”

  爹呵呵冷笑两声,指着地上余烬未熄的虫子堆,里头的虫子在火焰里拼命挣扎,慢慢烧成灰,间或有一两条承受不住高温炙烤,“噼啪”一声爆成一滩脓血,又被滋滋烤干,真如一个微缩的人间炼狱。

  “你可看清楚了,这虫子可不是什么绦虫蛔虫,这特么是妖虫,是伴鬼而生的妖虫,我活这么多年也只见过一次,那次是个厉鬼,为了向杀了自己的人复仇,将他全家身上都种了这种虫子,那全家可没你幸运,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虫子侵入五脏六腑,人没日没夜地吐血,最后活活失血过多而死,你要是不肯说实话,最后也一定会落得一样的下场,你不在现场怎么这么多人里偏偏你被下了这妖虫,到底说不说实话你可给我想清楚了,要是死咬着不说,倒霉的可是你自己!”

  这番话说得又狠又厉,王东生本来还在拼命摇头和挣扎,我爹话一说完,他立刻就像被抽走了精气神一样,整个人都瘫软了。

  他畏缩地抖了抖,仰起脸,把一头一脸的灰和血暴露在头顶的大灯泡照耀之下,一双大眼睛艰涩地动了动,最终哽咽一声,带着哭腔低声啜泣。

  “我说,我说。”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