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相约

  事情要从朱寡’妇家火灾的头几天说起:

  “特么的,又输了!”

  王东生一把推了面前的麻将牌,不耐烦地摆摆手,“不玩了不玩了,今天手气背!”

  其他三个人哈哈笑着劝了几句,见他执意不玩,想想今天收获颇丰,也该吃晌午饭了,就不再坚持,算了账,几个人笑嘻嘻地约了晚上再战,又顺了几袋货架上的榨菜,这才勾肩搭背地走了。

  王东生对着仨人的背影啐了一口,哐当一声关了门。

  “再这么下去可不行,妈的,最近点子咋这么背,该不会是上回去山东坟撞见那脏东西给冲了吧,人家可都说半夜撞见脏东西要压点子。”

  他愤愤不平地嘀咕半天,也没个头绪,揉了揉闹腾开的肚子,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包方便面,准备给自己下碗面吃。

  “啊哦啊哦啊哦!”

  水刚烧开,面饼还没放进锅里呢,院里的驴先叫个没完了,想到今天还没喂驴,他一把推开门,朝院里骂骂咧咧地道:“叫叫叫,老子还没吃呢,留着你有啥用,都不如给老子换十斤米,还能吃个七八天!迟早卖了你!”

  骂完他自己先觉得痛快多了,回来把面煮了盛进碗里,总觉得太寡素了点,想了想,翻出一包盐,转身出门,准备去养鸡的人家换几个鸡蛋改善改善。

  说不定吃得好点,晚上打麻将能转运呢——他这么安慰自己。

  街坊里养鸡的人家不少,但是养得最多的还得是王老太太,她家养了二十多只鸡,天天收鸡蛋就能收一大瓢。

  跟王老太太换了鸡蛋,出来就遇见了朱寡’妇。

  正是大中午的,街上根本没人,朱寡’妇出来倒脏水,瞧见王东生,俩人都是一愣。

  朱寡’妇头发松散着,上身就穿了个松垮汗衫,一对雪白大胸被垂下来的发丝半遮半掩,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眼尾上挑,这么一抬头一低头,在明艳的日光下风韵得惊人。

  王东生差点失态。

  “出来倒水啊?”他假装移开视线,打了个招呼。

  朱寡妇嗯了一声,把水泼了,随口问道:“吃了么?”

  王东生本来想说吃了,可眼睛一下瞟见朱寡妇一只耳朵上的金耳环,险些被那抹金光勾走了魂,鬼使神差地就说了句:“嗨,吃啥啊,揭不开锅了,这不么,上王老太太家换几个鸡蛋。”

  “咋还揭不开锅了呢,你家小卖店生意不是挺好的?我看天天有人去呢。”朱寡’妇不可思议地问。

  “嗨,别提了,我都打算把店卖了,出去上省城找找出路了。”王东生本来不想聊这个,一个大老爷们儿在女人面前认怂在他心里可是很丢人的,可这回他心里一动,随口就扯了个慌。

  “卖店?”朱寡’妇眼角一跳,直起腰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咋卖啊?我听听。”

  “咋,你想买?”王东生眯了眯眼,假装诧异地问。

  “我这在家带个孩子,没个营生也不行啊,我家没有前门房,盖个房子事儿又多,要是有个现成的盘下来不是正好儿么。”朱寡’妇笑着说:“我琢磨挺长时间了,今天这不是巧了么,你要是肯盘,我算是租的,这样你也不用卖房子,还能有钱去省城谋生路,不是一举两得么。”

  王东生心说真是想啥来啥,我刚铺个道你就往上走了,心里盘算了下自己的欠债,嘴里立刻报了个不高不低的数字。

  朱寡妇琢磨了一会儿,还是点头应了,说让王东生下午抽空来一趟,俩人签个合同啥的,把这事儿定下来。

  王东生没想到出门换个鸡蛋还能遇上这好事儿,更何况他心里另有一桩打算,自然满口同意。

  到了下午,他麻将散了场,刚好就到了饭点儿,拎上小卖店里的两副红肠,他悄没声儿地去了一趟朱寡妇家,吃了顿饭,俩人把合同给签了。

  签完合同,朱寡’妇倒了一杯酒,跟王东生干了一杯,笑着道:“那以后可就借宝地生财了。”

  王东生打着哈哈喝了酒,收了钱的他自然心情大好,跟朱寡’妇推杯换盏地吃了顿难得的饱饭,天黑了才一步三晃地回了家。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这王东生明明被朱寡’妇的美貌勾动了心,咋不酒壮熊人胆,趁机跟朱寡’妇发生点什么呢?

  倒不是他不想,而是朱寡’妇防范得紧,家里又有个十岁儿子在,他想着反正来日方长,有这租房合同在手,朱寡’妇怎么也不能飞了,所以才没有急在一时。

  正所谓色’鬼不急,天鹅也被蛤’蟆欺,这就为日后的那场悲剧埋下了伏笔。

  合同签的是从下月开始,所以算算日子还有几天,王东生倒也不急,兜里有了朱寡’妇给的房租钱,他腰杆子也硬’了,更是日日约赌,想要借机翻本,最好再捞它一笔。

  可他八成是命里不带这财命,越是想赢,输得越厉害,等到了月底,朱寡’妇给的房租竟然也被他输光了。

  想到朱寡’妇明天就要来接手小卖店做生意,而他却一无所有,王东生送走了一群赌徒,把心一横,趁着月黑风高,揣上合同就去了朱寡’妇家。

  农村人睡得早,一般七八点就都躺下了,这会儿将近十一点,整片街区更是万籁俱寂,连狗都不出来咬道了。王东生一路蹑手蹑脚地到了朱寡’妇家,运了运气,才伸手按门铃。

  说起来这门铃还是木匠在世的时候给家里按的,就是为了他不在家的时候万一晚上来个客人啥的,咣咣敲门会吓到媳妇,所以弄了这么个设备,门口一按,屋里就响。

  按了三下,只听屋门吱呀一声响,朱寡’妇披着衣服出来,趿拉趿拉地到了门前,小声问“谁啊?”

  “我,王东生。”

  “咋啦大哥,明天我就去店里了,出啥事儿啦?”

  “那啥,合同出了点问题,我寻思趁着你还没接手,赶紧过来跟你商量商量。”

  朱寡’妇应了一声,轻轻开了门,把王东生让进屋。

  “出啥事了啊这么晚还跑一趟?”

  她扭着腰身给王东生倒了杯水,递过去的同时诧异地问。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