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黄家神将

  所谓天要让你亡,必先让你狂。

  王东生现在就已经几近癫狂,一个人在院子当中疯狂嘶吼,连滚带爬,像是有人正跟他撕打,可是从始至终根本就只有他一个人。

  街坊都被他喊出来了,却没有一个人敢进院子,只是满面惊骇地围在门口往里张望。

  我扭身跑到我爹身边,把我刚才看见的东西告诉爹,然后担忧地道:“我瞧着王东生的样子有点古怪,朱寡妇好像并没有近他的身,他咋会像中邪了一样呢?”

  爹摇摇头,叹道:“人心如果在地狱,在哪都是地狱。他早就为了钱疯了,只不过表面装得正常,现在一被刺激,心里的魔障就被释放出来,自然就成了这样了。”

  这么说,王东生自己就已经成魔了。

  我心里一叹,说不清是惋惜还是什么,总之心里反而沉甸甸的,只回头去看王东生,却看见贾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摸到了王东生附近。

  王东生现在状如疯魔,靠近他说不定要被他疯狂攀咬,我眼角狂跳,张嘴就要喊贾山回来。

  可还不等我张嘴,贾山已经身子一蹿,朝着王东生扑上去,手里不知道从哪摘下来的麻绳一抖,就要把王东生捆住。

  可王东生双眼赤红如血,反应也是敏锐非常,早瞧见了贾山的身影,此刻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不知道从哪摸出个打火机,啪地一下打着了火,桀桀狞笑地丢了出去。

  轰!

  满地的汽油遇火就着,贾山和王东生瞬间就被火海包围,熊熊火焰腾起两米高,连里头的人影都看不清。

  “贾山!”

  我额角青筋暴跳,恨不得抢身上去把贾山给救出来,可我爹却赶紧抓住我,拼了命地把我往外拖。

  “我要救贾山!”

  “你去你也得被烧死!”

  “放开我!”

  我死命地挣脱,终于一把挣开了我爹的手,撒腿就冲到了火焰近前。

  灼人的高温烤得脸皮生疼,我不敢再往前走,只能在外头高喊:“贾山!你听到了回答我!”

  “我没事儿!等我先教训这个王八蛋一顿再说!”

  呼呼作响的火海中,贾山的声音传出来,随之响起的还有王东生的痛呼。

  听上去应该是贾山在揍他。

  我稍微放下点心,想到刚才泼汽油的时候王东生周围是没被泼上的,心里才安定了些,转身准备去找能灭火的东西。

  就在这时,火海里忽地响起了贾山的痛呼声,旋即是一声惨叫。

  “小王八蛋,想打我,下辈子吧!你就老老实实被烧死,去给那臭寡妇作伴儿吧!”

  “小包!别进来!王东生好像被鬼气附体了!”

  王东生桀桀怪笑,贾山痛呼着朝我示警,可我却根本看不清里头的情形,不禁心急如焚,一听这个就再也顾不得其他,把衣服往头顶一蒙,猫腰就要往火海里冲。

  就在这时,我胸口原本就发热的护命五字猛地一下变得滚烫,烫得我忍不住嘶了一声,身形一个踉跄,只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拼了命地往外冲,身体根本不受我控制一样猛地朝后一仰。

  下一秒,一股极大的旋风从我周围凭空而起,呼啦啦卷起好几米高,把周围的火焰尽数卷进风中,形成了一道通天彻地的火龙卷,宛如一条火龙在天地之间蜿蜒盘绕。

  我面前的火焰被旋风尽数吸空,在火海中形成一道壮阔的门。我一眼就看见了门里的贾山和王东生,王东生一张脸极尽狰狞扭曲之态,正死死按住倒在地上的贾山,准备把他拖进火海里活活烧死。

  他已经不像一个人类,一双眼睛里甚至泛出了跟鬼婴一样的灰白之色,脸上蛛网一般密布的青筋也在青灰色的皮肤下面若隐若现,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头出自忠王地宫的活尸妖兽。

  我身体虽然失去了控制,但是意识却十分清醒,就在我吃惊地思考王东生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的时候,我身体之中一直在试图往外冲的这个东西终于成功突破了我身体的桎梏。

  我眼睁睁看见一个矮小结实的虚幻身影从我的身体之中霍然迸出,这身影遍体金色,一身软甲,手握一把金色线条组成的青龙偃月刀,纵身跃上半空,踏在火龙卷之上,俾睨天下,持刀在手,高高举过头顶,瞅准了王东生一刀抡下。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我还没等反应过来,这一刀已经裹挟着凌厉的刀气,搅动火焰,狠狠劈在了王东生的头顶。

  “啊!”

  王东生惨叫一声,被这道金色刀气整个罩在里头,金色刀气宛如银河倒灌一般冲刷洗练他的身体,连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扯出无数细小的裂缝。

  他的身上开始不断溢出丝丝缕缕的黑气,这些黑气像是有生命似地朝上游走,最终又在金色刀气的洗练下灰飞烟灭。

  这些说来迟缓,可发生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一刀之下,无数黑气轰然逸出,又被霎时剿灭,化为无形。

  那金色的武将收刀,转身朝我看了一眼。

  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张脸满是金黄色的细毛,一双眼睛却是乌黑发亮,头上两个小小的圆耳朵一抖,分明是一只黄皮子的脑袋。

  只一眼,他便将身一扭,化为无数金色的细密光束,从火龙卷上陡然一跃,朝我胸膛正中轰然砸落。

  我身子一松,竟然重新获得了对身体的掌控。

  顾不得欢喜,我赶紧定睛去看场中。

  这一场旋风卷起的火焰随着黄家武将的离开轰然消散,院子里烧起的大火没了助力,也只剩下寥寥几处火苗还在燃烧,早没了刚刚那股子凶险。

  天上陡然几道雷电划过夜空,随着轰隆隆一阵雷鸣,开始下起了濛濛的细雨。

  王东生就这么僵硬地站在当中,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头顶的苍穹,还保持着刚刚被劈了一刀之后的姿势。

  贾山傻傻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东生,半晌才撑着胳膊从地上爬起来,凑近了王东生,伸手一推。

  王东生的身体往后一仰,活似一尊硬邦邦的雕塑,轰然倒下。

  他死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