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东珠传报

  三日后,王东生才被街道主持丧事,草草埋在了山东坟的无数荒坟中间一处空地里。

  据说下葬那天没人去参加他的丧事,只有街道的几个工作人员在场,草草埋了了事。

  这个人的名声实在是不好。

  对于王东生的死,周围的街坊也不过议论了几天,当又有其他新鲜事儿之后,他就像朱寡妇一样,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我在他被埋了之后,才好奇地问我爹,王东生咋会出现那种被鬼气附体的症状。

  “陈家屯的两道鬼气也是从第一个跑出地宫的活尸身上带出来的,说不定当时那个活尸带着的是三道鬼气,其中一道就被王东生给带回来了,只不过这道鬼气比较弱,所以只是影响了王东生的性情,并没有完全控制他,直到那晚王东生的精神被击垮,才乘虚而入了。”

  爹说完也是叹息。

  王东生平日的人缘如何,从没人参加他下葬的相关事宜里就能多少看出些端倪,此人好吃懒做又滥赌成性,能被鬼气乘虚而入我也一点都不奇怪。

  不过也幸好他身上这道鬼气并不厉害,不然隐藏得这么深,一旦发作起来还不知道会害了多少人。

  这事儿让我爹的情绪低落了好几天,直到天气明显转暖,冬天的余威彻底散去,他才好了些。

  这段时间他都尽心教我和贾山打基础,也教了点法术什么的,贾山可能是因为陈家屯的事儿受了刺激,倒是起早贪黑学得很是认真,我就懒散多了,最开始几天的劲头过了之后兴趣就大幅度降低,学法术也是能偷懒就偷懒,爹也不说啥,随我高兴。

  说起来我这几天倒也仔细研究了一下我胸口上的护命五字,虽然还是看不懂这五个小字到底是什么,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五个字的颜色好像比之前更鲜艳了似地。

  那天晚上的情形历历在目,威武的黄仙将军手挥长刀,金光流动,一刀逼出王东生身上深藏不露的鬼气,又用刀气将鬼气全部剿灭,实在是大气磅礴,令人震撼。

  幸好当时周围的街坊们一看起了大火,都四散回家去拿救火工具,这才没有被太多人看到。

  说起来这护命五字已经不止一次救我于危难,昨晚要不是黄仙将军及时出现,我肯定要命丧火海,根本别提就下贾山。

  我本来以为这个护命五字既然能挺身护主,应该算是可以任我驱策,可是这几天无论我怎么催动和沟通,这五个金字都像是个普通纹身,压根对我的召唤没有反应。

  倒是奇怪得很。

  可是我很快就没工夫研究这个问题了。

  高老道从县城里派人回来了。

  人来的时候是中午,我正在外头挖土准备在院子一角种两颗金银花,贾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找我,说是县城里来了个小道长,白白净净的,说是替高老道传话的,我爹要我回去。

  我一听,纳闷了,“高老道上回还能自己回来呢,这怎么这回还使唤上人了?”

  “看上去挺着急的,可能有啥事儿吧。”我这么一说贾山也有点疑惑了。

  我匆匆抱着一盆土和贾山回了家,进门就看见我爹正背着个出诊箱子站在院里,他旁边站着个个头比我高那么一点,纤纤瘦瘦的小道士,见我回来,朝我咧嘴一笑,算是打招呼。

  “高老道咋啦?”我放下盆,抹了一把汗,问这个小道士。

  “额,他遇到点麻烦,一时半会无法抽身,所以才喊我跑腿,这是他给你们的信物,让你们三日内一定赶到县城西南角的灵枢馆去,别的我也不好多说。”小道士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红布包,递给我。

  红布包也就是一颗鸡蛋那么大,静静躺在他手心里,像是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似地。

  我瞅了我爹一眼,伸手拿过了布包,麻利地拆开一看,不禁愣住了。

  布包里竟是一颗玻璃弹珠那么大的珍珠,通体泛着珍珠贝母特有的氤氲光泽,一看就特别值钱。

  说书先生的故事里,常有提到什么大珍珠,据说以东珠为其中上品,是皇帝老儿才有资格享用的宝贝,用来镶嵌在皇帝老儿的帽子上衣服上啥的,值老鼻子钱了,一般人要是用了这东西,是要砍头的。

  据说清朝有个贪官,就是因为私藏了一大盒子东珠,才被皇帝老儿治罪,抄家砍头了。

  想到这我吓了一跳,抬手就要把珍珠丢回给小道士,“这玩意也太贵了吧,高老道是要干啥?”

  小道士被我逗乐了,“这是师伯的番天蜈蚣啊,他说他跟你提过的,他把番天蜈蚣的卵藏在了山东坟里,还是你帮他取出来的,所以才要拿这个给你做信物,说你一看到就明白了。”

  我一拍脑门,收了蜈蚣蛋,讪笑两声,心里骂道:这牛鼻子老道,自己取了蜈蚣蛋也没给我看一眼就走了,害得我现在认不出来,丢脸死了。

  嘴上却还装作一本正经地道:“这什么灵枢馆是啥地方?高老道在那惹上麻烦了?”

  小道士抿嘴笑道;“灵枢馆是我师父开的医馆,平时是给江湖上的人看病的,师伯在馆中医治,目前没有什么大碍。”

  在馆中医治?

  我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关键词,顿时皱眉,旁边我爹已经疑惑道:“高道长莫非受了伤?”

  小道士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脸上一红,忙道:“没有没有,是出了点意外,目前已经没啥事了,只是他专门交代一定要你们去一趟,所以我才来了。”

  这下连贾山都听出不对劲了,和我交换了个眼神,我忙道:“既然这样,那事不宜迟,我们收拾一下这就走吧。”

  说着就招呼我爹一起。

  小道士却忙朝我爹道:“师伯有特别交代,只让两个师弟去县城,并没有让先生同行,恐怕另有深意,所以……”

  这下连我爹都露出意外的眼神了。

  这高老道到底卖什么关子?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