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面馆疑云

  我爹不能同行总是让我觉得心里没底。

  但是这种忐忑很快就被出门的喜悦给冲淡了。

  我上次去县城还是很小的时候,当时是元宵节,我爹带我坐了牛车去县城里看花灯,具体的细节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就记得满眼都是金碧辉煌的灯,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所以对于这次能有机会上县城,还不用被我爹管着,我表面上风平浪静一片淡然,实际上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简单收拾了东西,我和贾山跳上小道士雇的马车,跟我爹挥手作别,爹的表情也看不出情绪啥来,就是专门从他的出诊箱子里取了一包银针给我,要我随身带着。

  “说不定能用得上。”他见我把针郑重收好,淡淡地说。

  小道士法号叫净明,马车开动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话,我起初还想要好好和他攀谈下,试图套出一点高老道的情况,可他总是敏锐地避开话题,在屡次三番受挫之后我也干脆放弃了,想着反正到了县城一切就都明朗了。

  马车不断颠簸,又没人说话,这样的环境几乎等于是催眠,我慢慢涌起了睡意,很快就脑袋歪在贾山肩膀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等我再次醒来,眼前就是贾山的大脸。

  “到地方了,快醒醒。”贾山朝我摆摆手,见我有反应,赶紧道。

  “到哪了?”我刚醒,脑子还有点迟钝,闻言朝周围看去。

  天已经快黑了。

  马车正沿着一条石板路往前走,周围都是沿街的店铺,有些已经打烊了,店里的伙计正把长木板一块块搬出来,把店面遮挡住。

  也有孩子成群跑过,嘻嘻哈哈地,你追我赶,偶尔从路边拐过一只狗,抬腿就在石墩子上撒尿。

  有穿着洋裙子的姑娘举着喷壶给阳台上的花浇水,也有穿着短褂的苦力坐在旁边台阶上吸溜吸溜地吃一大碗水煮面。

  竟然已经到县城了啊。

  我这才清醒了点,趴在马车边上贪看风景,净明打了个哈欠,笑眯眯地问:“你们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这小道士全程都不怎么说话,这会儿倒是主动起来了,我肚子刚好饿得咕咕叫了一通,自然不会拒绝,“有啥好吃的?”

  “咱们可以先去吃个面条,这距离医馆不远了,咱们在前头那个路口下车,旁边就有家面馆,做的炸酱面特别地道。”他朝前头指了指,热情地介绍。

  和之前判若两人。

  好家伙,小东西还有两幅面孔。

  我心里呸了一声,旁边贾山已经捂着肚子开口了:“那就在那吃一口吧,赶了半天路,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这个点儿街上也没多少人,马车哒哒哒地,很快就停在了下一个路口,我们仨下了车,净明付了车钱,带着我们进了路边一个挂着“吉祥面馆”的小店。

  小店店面不大,里头也就六张桌,老板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招呼了我们一声,递上三份菜单。

  “净明小师父来啦,还是老样子?”老板笑眯眯地跟净明打招呼。

  “嗨,最近不是那啥嘛,出来找两个帮手,这不,刚回来。”净明也笑眯眯地点点头,“老样子,素面一碗,加两个素鸡。”

  “我俩要两碗炸酱面。”我朝老板比划了下我和贾山。

  老板认真打量了我和贾山一眼,才笑道;“可真是瞧不出来,两位小师父看着年纪不大,竟然能解决这事儿?”

  我和贾山一脸疑惑,互相对视一眼,我想说啥,却被贾山拦住了。

  “嗨,有啥大不了的,都是小事儿。”贾山笑嘻嘻地接过话茬来,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

  老板面露惊色,忍不住又仔细打量了我和贾山一眼,不敢置信地道:“嗷呦两位小师父,这还算是小事儿啊,那敢问一句,啥算大事儿啊?”

  贾山从筷笼子里抽出两根筷子捏在手上,笑嘻嘻地道:“那当然是吃饭是大事儿了,饭吃得不好,再小的事儿也大了,饭吃得美了,再大的事儿都是小事儿。”

  这话说得虚虚实实,跟他那村长爹过年饭桌上讲话似地,让人猜不出端倪。

  老板明显是被唬住了,脸上的笑意都真诚了不少,忙不迭地道:“那你们可是来着了,咱们店的炸酱面在县城里可是一绝,您就瞧好儿吧。”

  说完打了个招呼,就往后厨去了。

  净明的眼睛在我和贾山身上扫了几个来回,末了忍不住啧啧两声,“想不到你俩还有几分不同寻常,难怪师伯非要让你俩过来。”

  这话里就带了钩子。

  我这段时间也不是白跟我爹学习的,听了这话也不接茬,只把桌上免费的茶水倒了两杯,跟贾山吸溜吸溜地解渴。

  桌面上一时之间陷入了某种古怪的沉默,只有喝水声此起彼伏。

  半晌,净明终于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这沉默,“你俩就不好奇到底发生了啥?”

  我这才“意犹未尽”地放下茶杯,挑高了眉毛,装作不耐烦地道:“我说这位小师兄哈,都到了这地界了,你总该给我们说一句实话吧,这么试探有意思么?高老道都信得过我们,你反而遮遮掩掩的,这可有点不够磊落了吧。”

  贾山在一旁也笑嘻嘻地道:“反正都快见到高老道了,你说与不说我们都无所谓,咱们可是不急,但是我瞧着咱们不急有人急哩。”

  净明运了运气,硬挤出一个笑脸来,“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更乐了,“嚯,是么?可我瞧着你刚刚和这老板的意思,是这里出了什么大家都知道的事儿,你们解决不了,所以你来找我们哥俩解决?那你这可就不地道了,不是大事儿你大老远把我们哥俩弄来,难道只是高老道想我们了?”

  “三位的面来喽!”

  我俩正挤兑净明,老板端着三碗面来了,把面条一一放在我们面前,才皱眉道:“两位小师父这么说可就是愿望了净明小师父了,这事儿说来话长,总之闹得我们这里人心惶惶,没看天刚黑就人人回家了么,我这是你们来了,不然我也关门歇业了,说起来高道长那么大本事都没把这事儿解决了,听说还受了伤呢,你们想想,多可怕。”

  净明脸一红,瞄了我和贾山一眼,叹一口气道:“师伯如今……已经昏迷不醒两天了。”

  我和贾山眼珠子都瞪大了。

  “啥?”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