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五足怪

  高老道的从天而降大大地鼓舞了我们。

  至少现在从高处俯瞰这个从石棺里爬出来的怪物,我们三个就比之前镇定多了。

  眼见这怪物在水中活似一条无鳞大白鱼一样地戏水,高老道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

  “好家伙,不管这东西是谁,都不能放任它跑出来,小包你还记得十八活尸石室里最后一幅壁画么?”他眉头紧锁,忽地点到我。

  我一愣,想了想道:“当然记得,是一片富饶的土地,第四幅画里从地下出来的那个红色小人儿全身放光,所有人都在跪拜他。”

  高老道“嗯”了一声,面沉似水,“无论他是谁,他都想要起死回生,重回人间,打得真是好算盘。”

  爹也是面色严肃,扭头去看高老道,“我们手上带的都是些寻常驱邪镇鬼的家伙事儿,恐怕镇不住他,你有带啥好东西不?”

  高老道摆摆手,刚要说话,那底下的怪物却忽地在湖水里掀起好大一个浪头,水花溅起好几米高,朝四面八方喷溅,差点拍在我们身上。

  我们赶紧定睛看去,见这怪物竟然在水中翻了个身,把原本始终朝下的肚皮翻转了上来,那肚皮中间赫然有一个人形的嘴巴,密密匝匝地生满短小的红色触须,不断蠕动,把漫上肚皮的湖水咕叽咕叽地往嘴里吞。

  “这家伙在喝水哩,你们说会不会是咱们想多了,我真不敢相信忠王费了半天劲,就是为了复活出这么一个蠢东西。”贾山一脸厌恶地朝下头呸了一口。

  山腹之中水声轰鸣,按理说我们的几个人在其中极其渺小,就算发出一点声音也根本不会被底下的怪物听到,可事情偏偏这么巧,贾山这一口呸出去,那五足怪顿时停止了在水里翻腾,其中一只腕足竟然忽地从水里抬起来,精确地对准了我们几个,尤其是贾山的方向。

  我们这才看清,这怪物的腕足上,竟赫然生着一张人脸。

  这人脸面目清晰,双目口鼻俱全,眼睛位置窄窄两条缝隙里,一对灰茫茫的眼珠寒光氤氲,隔着遥远的距离也让人心下生寒。

  贾山被它一看,脑门子瞬间起了一层冷汗,整个人噔噔噔倒退了三步,后脊梁重重撞在山崖上,半天没缓过神来。

  高老道扫了贾山一眼,厉声道;“千万别看这怪物的眼睛,怕是有什么直击灵魂的妖术!”

  说着他一个纵身跃下环山石道,几个起落,每一次都踩在下一层的环山世道上,很快就落在了比五足怪高一层的位置上,手上一抖,三张灵符在手,口中念念有词,猛地朝五足怪的脑袋上甩去。

  灵符一脱手,薄薄的一张黄纸竟然霎时寒光凛冽,仿佛三张极薄的刀片,破开气流,瞬间就已经到了五足怪的面门上。

  嗖嗖!铛!

  三声传来,两张黄符擦着五足怪的小脑袋飞过,直直插进它身后不知多远的山岩上,山岩竟然好像是新鲜的嫩豆腐,被两张黄符毫无阻碍地切了进去,只留下两个薄薄的石缝。

  而中间那张黄符,居然被五足怪一口咬住,巨大的力道震得五足怪的脑袋也不得不朝后仰了一下,才减缓了力道。

  五足怪缓慢地把腕足重新对准了高老道,死死咬住黄符的嘴角一咧,桀桀怪笑起来。

  “没想到道门竟然还有后人,真是可惜啊,这黄符锻刀之术你还修炼得不到家,差了几分火候,不然我也没这么容易接下。”

  五足怪一口吐掉嘴里的黄符,一字一字慢慢悠悠地开口说道。

  它的声音撕裂沙哑,像是两张砂纸互相打磨,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这几句话说得格外别扭,半点不像是现在的口音,只能勉强听懂。

  高老道死死盯着腕足上的这张脸,运了运气,才肃声道:“你到底是谁?”

  五足怪咯咯笑了两声,腕足扭动,看了看自己如今的身躯,语气中不免带了些许的薄怒:“我是谁?还轮不到你来问。看你这小辈也有些本事,可惜就是老了点,做个炉鼎倒也勉强,总比我现在这个鬼模样强。”

  说着它其他四条腕足在水上一拍,嘴里突然射出一条猩红黏腻的舌头,这舌头和它庞大的身躯比起来宛如一条麻绳,可速度却快得惊人,朝着高老道的眉心飙射而去。

  高老道面色一变,手上不知何时又捏了三张灵符,左突右挡,叮当几声,就把五足怪的舌头挡开,他自己纵身一跃,两根指头夹住灵符,朝着五足怪的脖颈处奋力就斩。

  五足怪舌头被击飞,出于惯性,它脑袋所在的第五条腕足也被劲力带得往旁边栽了过去,一时无暇他顾,被高老道欺到近前,手上三张黄符寒光一闪,朝着五足怪的脖子位置又一刀劈下。

  “呲!”

  五足怪的肉身浑似一个巨大的五足肉章鱼,表皮是黏腻湿滑的皮肉,这一刀下去瞬间割开了这层皮肉,里头饱满的体’液顿时得到了宣泄,从这小小的伤口处汹涌地喷射出来,把高老道浇了个精湿。

  “嗷!”

  五足怪吃痛,惨叫一声,这个庞大的身躯不但没有给他什么额外的帮助,反而成了不小的负累,脖颈上的伤口不断喷射体’液,巨大的压强导致这伤口也不断被撕裂扩大,更多的体’液不断流失,成了恶性循环。

  而它五个腕足粗短,根本无法对高老道进行有效的攻击。

  “就凭你也想夺舍我?老道让你瞧瞧我道门的威仪!”高老道手持黄符几个起落,在五足怪的身躯上连斩数十刀,最后一脚蹬在五足怪身上,借力反身跳回环山石道,稳住身形,冷冷一笑。

  五足怪全身多处受伤,体’液像喷泉一样在身上多点喷发,这让它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干瘪下去。

  可它的脸上不但没有任何惊慌,反而嘴角还隐隐扯出了一丝冷笑。

  “无知小辈,你还是差得远,方志空那小道士若是在此,就一定不会用这种法子。”

  它语气里带着十足的嘲讽,淡淡地道。

  高老道一怔,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面色大变。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