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环环相扣

  “喀嚓喀嚓”

  一下又一下,这声音无孔不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啃噬骨头,让人听得浑身难受。

  与此同时,那石台周围的湖泊里,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竟然从湖底开始向上蔓延,慢慢亮起幽蓝色的萤光来,很快就遍布了整个水域,这蓝光随水摇曳,把山腹内也照得一片幽明。

  在低处时候还瞧不分明,巨大的石台此刻才终于完全显露在视野之中,石台浑圆一体,通身如墨,被白蟒的血液腐蚀掉表面之后,内中凹陷,根本就是一个圆形的石头棺材。

  这石头棺材中间,看不太分明,隐隐像是空间极深,里头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蠕动。

  我眯着眼瞧了半天,肠胃一阵翻涌,差点吐出来——那东西湿滑黏腻,花白翻涌,一动一动地,像是一锅白肉,也像是一团开了天灵盖的脑子,实在令人作呕。

  “那是刚刚掉进去的白蟒,这么快就被活活扒了皮,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厉害!”爹唇齿之间直冒凉气,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层敬畏的森寒。

  我们三个谁都没有注意,小宝在黑色石棺刚一露出真容的时候就来了精神,灰色的眼睛朝着山底石棺滴溜溜乱转,小鼻子也一下一下小心地在空气里嗅着什么,像是极为好奇似地。

  此刻他更是按捺不住,趁着贾山的注意力落在山底,他自己拼命蹬了几下腿,奋力钻出贾山的臂弯,腰身一挺,朝着山底就跃了下去。

  这番故技重施,却让我们始料未及,可这小子速度奇快无比,根本来不及阻拦,等我们三个围在崖边焦急地寻找他的身影时,他已经几个纵跃,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石棺边缘,撅着小屁股往石棺里打量。

  “小宝,你千万别下去,快回来!”贾山想喊,可又怕惊动了石棺里的不知名怪物,只能哑着嗓子拼命朝小宝挥手,希望能把他招呼回来。

  可小宝全部精神都集中在石棺里,哪里听得到他的招呼,我只看见他小小的身影在石棺边上换了几个位置,然后就一头蹦进了石棺里,被石棺内白花花的血肉掩盖,再也瞧不见了。

  “小宝!”

  贾山大急,撒腿就要往下跑,被我爹手疾眼快扣住了两只胳膊,我也赶紧扑上去抱住他的腿,把他死死留在原地。

  “你们放开我,小宝钻进那个棺材里了,万一那里头的东西也扒了他的皮,他就……”

  “你魔怔了!小宝不是人,他是鬼王啊,如果连他都逃不脱,那你去不是白白送死么!”

  “就是啊贾山哥,咱们还是赶紧往上跑吧,不然里头的东西要是真的爬出来,咱们可都跑不掉啦!”

  “胡说!小宝他就是人!他就是人!”

  贾山疯了似地挣扎,我和我爹差点都按不住他了,就在这时,我们头顶某处突然响起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你们几个还真在这儿!这是干啥呢?”

  幽静的地宫里突然有第四个人说话,我们仨登时吓了一跳,我扭头去看,见是一个人影,须发花白,一身灰蓝破道袍,除了补丁就是灰,袍角还沾了不少水渍,头上戴破毡帽,脚下蹬千层底的破布鞋,一双眼睛精光内蕴,正站在高一点的环山世道上饶有兴味地打量我们。

  “高老道?”

  我先惊后喜,撒开贾山的腿跑上去,一头扎进他怀里,忍不住哽咽:“你咋上这来了!我还以为我们再也出不去了!”

  贾山也不跑了,刚刚他被我和爹拖得坐在了地上,现在他就坐在那眼巴巴地看着高老道。

  贾山不动,我爹也松了一口气,他赶紧拍拍裤子上的灰,走过来拍了拍高老道的肩,上下打量他一遍,疑惑道:“你真是高老道?你咋会在这儿?你不是送胖丫去县城了么?”

  “我惦记着我的宝贝,所以安顿好胖丫就回来了,结果你们都不在家,我估摸着你们是还在忠王冢没有回来,就也过来看看,顺便来拿我的蜈蚣蛋,没想到从上次的原路走下来,就一路来到了这里。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自己打起来了?”

  高老道皱眉,挨个看了我们三个一眼,露出疑惑的神色。

  我三言两语把当前的情况说了一遍,高老道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撸起袖子就往底下探头张望,嘴里还啧啧道:“还有这种事儿?那小鬼王钻进棺材里去,到现在都没个动静?这事儿可邪门儿嘿,老道我喜欢。”

  被他一说,我们仨也才反应过来,这都过去有一会儿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怎么小宝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念头一闪而过,贾山已经急了,跑过来拽着高老道的袖子道:“道长你一定要救救小宝!”

  高老道瞟他一眼,嘿嘿笑道:“救小宝?嘿嘿,这可难说,备不住回头还得小宝救咱们呢,你果然是对鬼王的力量一无所知,更何况他吃了不少好东西,寻常玩意儿可不一定打得过他。”

  “可这石棺里的不是寻常玩意儿啊!”贾山大急:“你们想想小宝是怎么来的?小宝是吞食了忠王冢里的十八活尸才成就的鬼王,当时更是吃光了陈家屯的村民才变得那么大,刚才叔也说了他吃了白蟒的血肉说不定会突破封印重新变成鬼王……你们明白我在说啥么?”

  他这番话说得又急又快,前言不搭后语,可我还是一个就反应过来了,“你是想说,小宝本来就跟这地宫里的东西是一伙儿的?”

  贾山狂点头,“这整件事我都觉得蹊跷,像是被设计好的一样,从有人挖开山东坟的忠王冢开始,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最终把我们引到这里来,连我们也成为了这个事儿里的一个部分。”

  他指着底下的石棺,说出来的话像是炒豆子似地又急又快,“我也是从小宝竟然自己钻进石棺里开始,才把这些事一个一个地串起来的,咱们好像被引进了一个圈套,帮地宫里的鬼气投胎,帮十八活尸找到鬼气和鬼气投胎的鬼婴,又为了消灭十八活尸,帮鬼婴吞噬了十八活尸,促使鬼婴变成了鬼王。”

  “可是对方也不会算到我们一定会来这儿啊?”我疑惑地问。

  贾山摇摇头,“只要鬼王成形,怕是他迟早都要重新回到这里,况且就算鬼王不回这里,也会有别人发现地宫的入口,叔和李奶奶不都因为那些动不动就会被冲出地宫的祭器给引来了么?”

  爹和高老道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你是说这一切根本就是有人算计?”

  “这不可能,谁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能算到这么多事儿?”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