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溶解

  “小包你糊涂啦?胡说啥呢?”

  贾山还以为我被这血呼啦的场面吓得说胡话呢,赶紧上来探了探我脑门,急切地问。

  我摇摇头,指着场中马上就要坠落到石台上的白蟒急道:“贾山哥,我没糊涂!哎呀,快去接上小宝,咱们得赶快走,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我急得跳脚,生怕晚上一步自己的念头就要成真,当即拽住我爹的胳膊就往上跑。

  这会儿功夫小宝已经攀着山岩到了环山世道上,朝着贾山“啊啊”两声,贾山一脸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先抢步过去把小宝抱在怀里,跟在我和爹身后,还满脸不解:“这大白蟒头上的角可是好东西,咱们真就这么走了?”

  爹啼笑皆非,“不走也不能要,这东西年深日久,带在身上谁知道会不会惹来别的什么麻烦。”说罢又急着问我:“小包你到底咋回事,就算要走也不用这么急啊。”

  他这会功夫被我拽了四五个趔趄,要不是相信自己儿子不会莫名其妙地撒疯,早就按住我问个究竟了。

  我口干舌燥,脚下不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我爹问了好几遍,我才不得不停下来,瞥了一眼整个身躯都掉在了石台上的白蟒,见它浸泡在黑红的血泊之中不住地抽搐,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爹,我和高老道在山东坟底下的活尸石室里看见过关于这里的壁画,这里不是随便建造成这样的,这里根本就是故意做成这样的,一旦代表白龙的白蟒坠落,这里就会发生很恐怖的事。”

  我话还没说完,贾山却笑着摆摆手打断了我,“兄弟你就是想太多了,咱们连那犬妖都见过了,还能有啥更恐怖的事儿?这地方要真是咱们说的地宫中心,那这石头底下备不住埋着的就是忠王要大巫师镇压的天降陨石。”

  他比划了下整个山腹,猜测道:“你看看,这里是个扣在地上的钟形,我看过书,说这个钟形是金字塔形的一种,最能向内聚拢能量磁场,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这里镇压陨石,可以防止陨石的力量泄露到外头。既然这里大概率埋藏的是陨石,那咱们有啥好怕的,现在眼前最可怕的就是白蟒,可它已经死了,难道还能死灰复燃不成?”

  我心道我要是猜得没错,这白蟒也不过是个引子罢了,可还没等开口,爹却好像看见了什么,一下挣开我,几步站到环山世道边缘上,翘首往山下看去。

  贾山说到一半被打断,也是心生疑惑,和我对视一眼,跟过去也打算一看究竟。

  山底下的石台上,雪白的白蟒和乌黑的圆形石台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白蟒的鲜血汩汩流淌,在蟒身上勾勒出每一片鳞甲的轮廓,慢慢彻底覆盖了整个石台,甚至把地下河汇聚成的湖水都染成了一片血色。

  我正纳闷爹到底是看见了啥的时候,我爹忽地道:“小包你说得没错,这石台地下恐怕确实有东西,你们看,这白蟒的血和石台起了反应了。”

  我心头一惊,仔细看去,果然,那白蟒血液流过的地方不断地泛起红色的血沫,石台都发出了滋滋的响声,好像那血液是滚烫的岩浆似地,不断地侵蚀地面,整个石台表面有些地方已经被腐蚀出了大大小小的孔洞。

  可白蟒身为蛇蟒,应该是冷血动物,血液根本不可能有温暖的温度。

  贾山目瞪口呆,愣了半晌,这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道;“这怎么可能,不会只是白蟒的血有毒吧。”

  爹转身拉着我们俩往上跑,一边道:“你没看到石头地面出了窟窿么,这说明底下是空的!这根本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我一颗心狂跳,跳得我头晕目眩,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乖乖,又被我给说中了?如果这块浑然一体的石头根本就是中空的,那么它里头装下一个人或者装下一个怪物,这个怪物再从里头爬出来的可能实在是高得可怕。

  我这么想着,脚下却不敢有丝毫停顿,生怕跑慢一点一会儿就逃不出去了,眼下我们三个身上根本没有任何趁手的武器,无论那地底下跑出什么玩意儿,都不是我们可以轻松对付得了的。

  想到这我不禁又在心里埋怨开我爹了,明明号称是什么柳门弟子,结果下个墓连点防身的玩意儿都不带,搞得自己这么被动挨打,实在说出去都丢人。

  我哪里知道,我爹其实带了不少驱邪镇尸的玩意儿,比如朱砂黑狗血一类的,就连相关的符都准备了一叠,无奈进来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个古墓,真正的僵尸啊活尸啊啥的没看到,鬼影也没一个,倒是乱七八糟的妖兽一大堆,他带的那些东西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还不等我们三人跑出去多远,底下的白蟒突然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山腹,震得头顶的石屑纷纷飘落,尘埃四起,这惨叫声听起来极为悲怆哀伤,让人心口一软,几乎掉下眼泪来。

  我下意识地往下去看,不禁“啊呀”一声惊呼,脚下一滑,一个狗吃屎摔在了地上,磕得手肘膝盖钻心地疼。

  那石头平面上已经被白蟒的血液腐蚀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窟窿,而且每一个窟窿都在缓慢地扩大,像是大大小小的圆圈,把白蟒的血液不断吞噬进石头里。

  而白蟒的身躯太过于沉重,越来越空洞的石面根本无法支撑它的重量,终于在抵达了某个临界点之后坍塌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白蟒的身子像是一条无力的抹布,瘫软着滑进了窟窿里。

  最后一刻,它浑浊的双目里发出绝望的光芒,像是即将在夜空之中彻底泯灭的星光。

  然后,它整个消失在了圆形石头内部的黑暗里。

  我们都没想到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白蟒竟然落得了这样的下场,不但身死道消,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我们三个齐刷刷地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就在这白蟒滚进石台之后,这巨大的石台内部忽然响起了一种极为古怪的声音。

  “喀嚓喀嚓!”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