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小宝发威

  这白蟒也不知道在地下修行了多少岁月,一身道行深不可测,之前在和犬妖的争斗中就搅得地宫云海生波风云变色,我们三个凡人遇上它,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可此刻它却被小宝身上的鬼王气息震慑,给了我们一丝喘息的机会。

  我龇牙咧嘴地站起来,不敢置信地仰头望着白蟒。

  白蟒明显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贾山一个小小的凡人在它面前比比划划,换成平时早被它一口吞了,哪会受这种窝囊气。

  所以它长长地吟叫一声,声音在几乎封闭的钟形山体中不断来回撞击,共振传下来,地面动荡,水面晃动,我和爹都险些摔倒。

  环形山道上的贾山更是差点一个趔趄掉下山崖。

  就是这一弯腰,我分明瞧见他背上的小宝手脚并用,像是一只小小的白皙赤裸的兽,一纵身攀上贾山的肩颈,旋即双腿一蹬,从贾山头顶飞身蹿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无形的抛物线。

  白蟒早就等待多时,见小宝身在半空,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厉芒,巨口一张,吸力狂飙,周围的空气顿时嘶嘶作响,风云残卷一般朝它嘴里奔涌而去。

  小宝小小的身子宛如一团白色的云团,眼看就要被狂风裹挟着坠落蟒口,贾山脸都吓得变了色,可他自己也得靠匕首扎在地上来稳住身形,哪里还能顾得上别的。

  我和爹更是鞭长莫及。

  小宝却面无表情,小脸一板,两只小手在虚空中胡乱抓了几下,平衡住身子之后,忽地腰身一扭,硬生生用一瞬间的惯性扭转了方向,小身子一蜷,飞火流星一样往下掉去,眨眼功夫就避开了风口,身子直直坠到了白蟒的身子上。

  就在二者接触的一瞬间,小宝手脚一张,十根小蒜头一样白嫩的手指精准无误地抠住了白蟒身上的鳞甲,把自己牢牢挂在了白蟒身上。

  就像之前一样。

  白蟒身躯太庞大了,和它山岳一般的身躯比起来,小宝毫不显眼,甚至白蟒都还没有意识到小宝在它的身上,它只是遵循本能狂吸一口气之后,得意地晃了晃硕大的脑袋,又重新把目光钉在了贾山身上。

  贾山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后背死死贴在山岩上,匕首横在胸前,动也不敢动。

  白蟒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口中猩红的舌头不断吞吐,发出嘶嘶的响声。

  “爹!你快想想办法啊!”我一把攥住爹的袖子,急道。

  “它以为小宝被它吃了,所以反而会放松下来,不会立刻对贾山下手的。”爹安慰道:“只要贾山能在它第一口咬下去的时候躲开它,剩下的就是往下跑,不停地跑,白蟒的身躯过于庞大,没那么容易抓住比它小太多的目标。”

  我俩说话的功夫,小宝已经顺着白蟒的身躯盘旋着往上爬了一小段,像是早就盯上什么位置了似地坚定有力。

  很快我就知道他想要去哪了——就是白蟒受伤的背部。

  白蟒背部有一块鳞甲被犬妖撕开,露出红白的血肉,之前在水洞里又被鬼子蝠群重点攻击了几下,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现在血肉翻开,露出里头的白肉和肌理,看上去烂糟糟地。

  小宝一路爬到这里,手脚不停,直接扑进这块乱糟糟的烂肉之中,像是苍蝇盯上了腐肉,欢快地啊啊叫了两声,一头扎进血肉里,小脖子一扭,张嘴就撕下一条血淋淋的肉丝,呱唧呱唧地吞进嘴里,塞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活似在吃面条儿。

  白蟒吃痛,身躯猛烈地抽搐扭曲,撞得四周山岩上的碎石稀里哗啦地掉落,它愤怒地扭动身子,想要把身上的小宝甩下去。

  可小宝哪里那么容易被甩掉,他手脚牢牢抓着白蟒伤口边缘的皮肉,哪怕蟒蛇的身子扭得呼呼作响,也宛如稳坐钓鱼台,抽空还伸长脖子去咬白蟒伤口上的血肉,一口一口吃得不亦乐乎。

  白蟒的伤口很快就被它掏成一个血坑,本来已经凝固了的鲜血再度喷涌出来,撒了小宝一身,也染红了白蟒身上的鳞甲。

  白蟒发狂地在半山腰上扭动身躯,撞击山石,掉落下来的石块从最开始的碎石到后来有脑袋大的石块,砸在周围的湖水里,能溅起两米多高的水浪。

  我和爹也顾不得看热闹了,只能左突右支地躲避落石,一面护住脑袋,一面瞅准了环山世道的位置,朝那边飞奔。

  贾山也看见了我们,趁着白蟒无暇他顾,赶紧撒腿往下就跑。

  整个山腹之中轰鸣不绝于耳,震得人头疼,我身上的摔伤疼痛难忍,像是海浪一样随着身体颠簸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我的意识,稍有放松我都有可能疼得晕过去。

  万幸有爹在一旁照拂,我俩跌跌撞撞,总算上了环山世道,避开了落石区,又一路向上,在中途和贾山汇合。

  “叔!你没啥事儿吧!”

  贾山看见我爹,顿时大喜,攥着我爹的胳膊就不撒手,拉着我爹瞧了又瞧。

  爹摆摆手示意他好着呢,又赶紧拉着我们俩贴在山壁上,躲开擦着山体滚下的石块。

  “咱们根本就帮不上忙,这可咋整,小宝一个人行不行啊?”贾山焦灼地问,几次想要凑近点,可都被头顶落下来的碎石给拦住了,这让他更焦躁了,整个人看上去坐卧不宁地。

  爹眉头紧锁,缓缓摇头,“比起那个,我更担心他等一下杀疯了,咱们根本就拦不住他。”

  “谁?谁杀谁?”我听得一头雾水,连贾山都一脸困惑地看向爹。

  爹指着山腹中央在半空中翻滚的白蟒,面色凝重,“小宝可是被封印住的鬼王,在这种地下他的力量本来就是饱和的,现在又吃了这么多白蟒的新鲜血肉,可以说是大补,要是冲破了封印恢复真身,这里都不知道够不够它拆的。”

  我和贾山同时想到了在陈家屯的时候,山岳一般的鬼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爹却没停。

  “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这么大一个山腹,忠王的大巫师却根本没有在这里建什么东西,只简单造了这个环山的步道,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