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两难之境

  我似乎昏睡了很久,又好像只是短暂地失去了意识。

  五感之中最先恢复过来的是触觉,我能感觉到我好像躺在一处冰凉坚硬的平面上,说是平面,却也凹凸不平,硌得我后背酸胀疼痛,像是无数蚂蚁和蠕虫正隔着衣服往身上钻,可偏偏手脚还不听使唤,想动都动不了。

  然后几乎同时,听觉也恢复了,周围是轰轰的水响,滔滔不绝,好像把我整个包围了,整个空间都被水声填满,连空气都因此震荡不休,像是一场持续不停的小型地震。

  地震我亲身经历过,头几年我们这里发生过一场地震,我记得是在大晚上,爹和我刚躺下,玻璃窗和头顶的灯泡就忽然振动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然后人也被不断的震动震得全身哆嗦,爹当时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抱起我就跑出了家……

  我只觉得脑子里昏昏沉沉地,好像又重回到了那个晚上,寒冷、恐惧、重重情绪一下子从心底翻涌上来,几乎把我淹没,我忍不住呓语般地低喊:“爹,爹,爹……”

  “小包?小包!”

  一个声音模模糊糊地从轰鸣的水声中凸显出来,在我耳边由远及近地环绕。

  是爹?

  我像是梦魇了似地,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胡乱抓了几把,却一下抓住了一只温暖厚重的手掌,这只手一把握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握在温暖的掌心里。

  我大脑停顿了几秒钟,随即猛地睁开眼,不敢置信地朝眼前看去。

  真的是爹。

  手电筒的光照下,我爹蹲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一脸担忧地看着我,见我睁开了眼,赶紧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脸色缓和了点,嘴上道:“小包你感觉咋样?”

  我身上动一下就针扎似地疼,但是我根本还没心思顾及这些,只一味地打量我爹,半晌才不敢置信地艰难开口:“爹,真是你?你咋会在这儿,你不是……”

  这一开口,我才发现自己嗓子都干透了,一说话火辣辣地疼,刚说了这么几个字就已经说不出声儿了。

  爹从我的布兜子里翻出水壶来给我喝了一口,冰凉凉的清水下了喉,我顿时精神为之一振,整个人都好像活过来了一半。

  “你爹我命大,掉进地下河,被冲进这山腹里来了,瞧见没,这里头跟个滩涂一样,我就在这被冲上来了,保住了一条命。”爹三言两语说完,又按了按我的脉门,脸色又好了不少,“你小子也挺命大,从上头摔下来还啥事儿都没有,就是受了点惊吓。”

  我一怔,脑子像是划过一道闪电,摔下来之前的情形一下浮现出来,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开口讶异道:“我……我咋可能会摔下来的?”

  爹脸上神色复杂,指了指我头顶斜上方,道;“我只看到你摔了下来,但是我猜一定跟它有关。”

  我撑着手臂支起身子,强忍着身上的酸痛扭头往上看,等看清了爹指着的东西,登时嘴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现在身处的位置,是在一块几近正圆形的天然石头上,石头表面极为平整,像是历经多年河水冲刷的模样,整块石头被端端正正地放在了山腹最深处,石头周围环绕着从石壁上无数天然溶洞孔里喷涌进来的地下水,形成一片清澈的湖泊。

  山腹中空,四周的山壁朝上不断延伸,最终在头顶不知道多远处聚拢闭合,像是一个巨大的金钟罩,把渺小的我们全部罩在其中。

  爹指着的位置,正是这金钟罩腰部的某一处,此时此刻,那里仿佛突然横贯了一条银河,这银河反复盘绕这架在半空,一颗硕大的头颅正朝着岩壁某处疯狂地嘶吼。

  是白蟒。

  我愣愣地看了一两秒,想到那些被白蟒张嘴吸进嘴里的鬼子蝠,这才隐约想明白自己为啥会被一股大力拖进深渊,但是旋即我又想到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点,顿时回头问爹:“我是被白蟒吸下来的?那我咋没被它给吃了?”

  爹一愣,眼神不知道是羡慕还是敬畏,指了指我胸口叹道:“我被地下水冲到这地方,刚清醒过来就瞧见白蟒钻进了这里,我怕被它发现,也不敢乱动,只能先躲起来等它离开再去找你们,可却看到你被它一口吸住,眼看就要吞进肚子里了……”

  “……可就在这时候,你胸口上一下腾起一团光,光里好像伸出一根长长的东西,金灿灿地,一下抽在白蟒的独角上,抽得震天响,白蟒一下就被震懵了,你瞅瞅它那个身子那么大,硬是被抽得往后仰过去,撞在后头的山上了都。它那个吸气也就被迫中断了,气一断,你就直接摔下来了,你爹我是紧赶慢赶想接住你都没有接住,差点以为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爹唏嘘着说完,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我的胸口,感慨道:“这黄皮子给你的东西,还真是个保命的宝贝啊。”

  我点点头,心思却飘到了另一件事上。

  我和爹在底下唠了这么半天,头顶的白蟒却始终没有搭理我俩,我刚才匆匆一瞥,总觉得有啥事被我疏漏了,这会儿再次看过去,才注意到白蟒对着咆哮的地方,竟然有一个身影正站在环山石道上,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和白蟒对峙。

  是贾山!

  白蟒兴许是慑于贾山手中武器的威胁,不敢轻易掠其锋芒,只能不断朝着他咆哮,却始终不敢对他发起攻击,一人一蟒竟然就这么僵持在了山腰上。

  我不禁纳闷:“贾山哥手里拿的啥东西,白蟒都不敢轻举妄动?之前咋没见他拿出来过?”

  爹也仰头看了看,摇头道:“白蟒不是害怕他手上的东西,白蟒怕的是他背上背着的小宝,鬼王阴气巅峰造极,又一身血腥杀气,蛇虫鼠蚁都要退避三舍,白蟒虽然很有道行,也会本能地畏惧。”

  “他被白蟒盯着下不来,我们也不能轻易上去,难道就这么僵持着?”我皱眉。

  我这话音未落,白蟒忽地一声长啸。

  变故顿生。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