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高老道

  直到张丙志带着村长贾国邦和村长儿子贾山回来,见我和老道在院里站着,就把我们全都让进屋里,一行人看过罗婶和新生的孩子,重新在堂屋坐定,老道的眼珠子就没离开过我周身。

  我被他看得直起鸡皮疙瘩,可这一行人里属我岁数最小,没啥发言权,只能扭过头去当看不见,三言两语地跟几个人说了一遍刚才猪圈里发生的事儿。

  张丙志一听就急了,只是碍于村长在这里,又有个不知来历的陌生老道在场,他才按捺住了想去猪圈查看的冲动,强忍着给大伙挨个倒了茶水,这才道:“我刚跟村长说了今晚的事儿,村长的意思,打算天亮之后要村里戒严,有事赶紧上报,毕竟这事儿有点邪乎,能不惊动上头还是不要惊动的好。”

  像是在给我解释,也像是在征询村长的意见。

  村长微微颔首,面色也是格外凝重,虽然这年头啥都讲究科学,可有些东西自然不是科学能解释得了的,他刚才也跟着张丙志去东屋看过罗婶刚生的孩子了,对这事儿的重视程度直接又提高了一个等级。

  贾山看上去才十七八岁,一脸恨铁不成钢地道:“要我说你们就是老封建,什么孩子生下来头发白啊啥的,那就是白化病,就是小老弟你刚才说的那什么猪羔子发狂,也八成是狂犬病,别自己吓唬自己,要我说就应该上报给县里,找个专家来一检验就都清楚了。”

  我心里冷笑一声,暗道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这村长儿子怎么这么没脑子,事情要是这么简单,村长会直接上门看个究竟么。

  果然,不等贾山说完,村长便挥手打断了他,“让你来不是让你放屁的,老老实实听指挥,啥都等专家来,黄花菜都凉了。”

  贾山一句话噎在嗓子眼里,埋怨地瞪了他爹一眼,悻悻地缩在凳子上不吱声了。

  老道却忽地呵呵一笑,把脚边的布袋子踢了一脚,布袋子在砖地上滚了几圈,咕噜到地中央,里头的鬼猪羔子吃痛,吱哇乱叫了几声,拼命地扑腾。

  贾山被这血淋淋的玩意儿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小脸儿惨白,指着布袋子哆哆嗦嗦地尖叫:“我去!你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位……怎么称呼?”村长还算比较冷静,只是也变了脸色,正眼打量一番老道的穿着,抱拳拱了拱手,行了个江湖礼,语气里带了几分试探之意。

  老道也不客气,随手还了一礼,客气道:“贫道姓高,这活尸正是贫道捉的。”

  村长不禁肃然起敬,“高道长法力高强,既然能捉住邪物,不如劳烦高道长也给新生的孩子驱驱邪,让他能好好长大,咱们陈家屯一定感激不尽。”

  高老道故作高深地半眯着眼,淡淡摇了摇头,口中叹道:“被鬼气附体的活物都会性情大变形同傀儡,可这小娃娃却一直在酣睡,贫道猜测,鬼气借助母体诞生,兴许已经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变化,强行驱邪只怕娃娃也遭受不住。”

  我再度听到他说“鬼气”这个词,不禁插嘴问道:“鬼气到底是啥东西啊?”

  高老道瞟我一眼,“简单来说,鬼气就是恶鬼,但是和有人形的恶鬼不同,它只是恶鬼的傀儡,被有了道行的恶鬼分裂出来,附在活物身上,嗜好血食,被恶鬼驱使,干尽坏事。”

  张丙志听得牙都打颤,哆哆嗦嗦地道:“这么说……我那孩子也……”

  高老道叹了一口气,“这个贫道也不能确定,或好或坏,只能看天意。”

  贾山不敢置信地看看村长,又看看高老道,忍不住道:“说得好像真的一样,要真有那东西,咱们村不早就鸡飞狗跳了,还能像现在这么消停?”

  高老道眯缝着眼睛扫他一眼,脚尖一挑,也不知用了什么身手,地上的布袋子竟然直接开了,里头的鬼猪羔子嘶吼着拱出来,正巧对着贾山的方向,鬼猪羔子半点犹豫都没有,一身烂肉淋淋漓漓纵身一跃,朝着贾山两腿之间扑上去。

  我赫然发现这鬼猪羔子比刚才腐烂了一大截,身上的血肉褪去了新鲜的颜色,呈现出一种死气的青白,淋淋漓漓的腐肉碎末混着发黑的血液从身上淌下来,活似过年时候做的浇汁红烧肉。

  一股难闻的腐臭瞬间扩散,充满了整个正堂。

  贾山嗷地一声惨叫,重重摔下了凳子,手脚并用往后爬,我眼尖地看见他裤裆上湿了一大片,像一朵水墨画的花似得。

  村长也吓了一跳,还不等他起身救儿子,高老道已经闪电一般出手,将一张破破烂烂的黄符迎头贴在鬼猪羔子脑门儿上,鬼猪羔子一身烂肉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乱颤一阵,最终无力地摔落在地。

  我眼疾手快,赶紧抄起高老道的布袋子,把这堆烂肉一把套进去,又狠狠扎了几圈,这才放心。

  那边贾山已经傻了,看着我手里的布袋子像是见了鬼,估计以他的认知打死也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么反科学的玩意儿存在,倒是村长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还能镇定地朝高老道拱手行礼,嘴上道:“道长刚刚既然说这鬼气是被恶鬼驱使,那么想必背后一定有个恶鬼了?既然不能为孩子驱邪,那么我想只要消灭恶鬼,这鬼气也就不会作恶了吧?”

  不得不说村长就是村长,看问题一针见血,比他那只知道咋呼的儿子强百套,听了他的话,连我都一脸期待地看向高老道,希望他能为民除害。

  没想到高老道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这想法倒是没啥错,可是光靠我一个人可不行,从这活尸身上看,能释放出这样程度鬼气的恶鬼,实力绝对不是我能对付的,得多找些人帮忙,而且我还得去一个地方先看看。”

  “哦?不知道道长要去什么地方?”村长讶异地问。

  高老道面色凝重,还顺带瞥了我一眼。

  “山东坟。”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