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命悬一线

  就在鬼子蝠双爪几乎贴上小宝面颊的瞬间,小宝动了。

  只见他小小的身子一扭,撒开一只手来,那小小的五指快如闪电,下一秒就死死攥住了鬼子蝠长长的爪子,顺势一扭。

  说起来这小小的孩子能有多大手劲儿,若说能击退半人多高的鬼子蝠我是不信的,可事儿偏偏就是这么邪门儿,小宝这一扭,那鬼子蝠“嗷”地一声惨叫,爪子登时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断了。

  剧痛让鬼子蝠短暂地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翅膀剧烈地抽搐着,身体一头摔在了钟乳石石台上,摔得一声巨响,石台上的金山被扫得四散,稀里哗啦地滚落石台。

  无数祭器摔下深渊终于引发了峭壁上蝙蝠群的激烈反应,原本安静休息的蝠群瞬间炸了庙,轰地一下全都散开,水洞里像是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黑色大雪,乌压压地朝石台下头扑去。

  这场面落在小宝眼里,这小子却忽地一拍手嘎嘎大笑起来,仿佛这些慌乱抢金器的鬼子蝠是在做什么好笑的表演似地。

  他这一拍手,自然就放开了手里攥着的鬼子蝠,那只鬼子蝠被断腿之痛痛得险些晕死过去,这一撒开,翅膀胡乱扑腾几下想要站起来,可身子一歪,竟然就此滚下了钟乳石台,转眼间就跌进深渊,除了一声水响,什么都没留下。

  这事说来话长,可实际上也不过就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整个水洞里就已经局势大变,我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死死把身子趴在地上,生怕引起蝙蝠群的注意。

  深渊之下是滔滔的地下水,听上去水势又深又急,这些金器被那只鬼子蝠一扑腾扫落了三分之一,被水一冲,估计是难找了。

  小宝拍手大笑了一会儿,见眼前一只鬼子蝠都没有了,可能觉得没啥意思,扁了扁嘴就要哭,可忽地不知被什么动静吸引,脑袋扭回头往上看了一眼,就小屁股一扭,翻身又往上爬,一副要从钟乳石石台爬出深渊的架势。

  我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要不是你这小混蛋乱来,现在我至于这么进退两难么。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就是这一下,我余光突然瞥见了一处不对。

  那和钟乳石石台形成直角的深渊峭壁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往下爬。

  我心里一跳,把手电筒往那黑影的位置照过去,眯缝着眼想看个仔细。

  那黑影用一根长长的绳索吊在腰上,双手攥住绳子,双脚蹬着峭壁,一点一点把身子往下放,这一会儿功夫就下降了两三米。

  正是贾山。

  我一认出他来,脑瓜门子上就是一层冷汗,这小子好大的胆子,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还真找到了下去的办法,瞧着他一身孤勇,眼看就要到达钟乳石石台,我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鬼子蝠群全都飞下深渊去抢救金器,要是此刻有蝙蝠折返发现有人正打算探进祭台,怕是要发疯,一定会不管不顾地活撕了贾山。

  贾山这时已经到了极为关键的阶段,他身子悬吊在半空中,悬崖下的风又冷又烈,吹得他摇摇晃晃地不稳当,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他小心地控制着身体的摆动,慢慢又往下蹦了几下,下降到了距离钟乳石石台一米高的位置,才又停下来,探出头往下打量。

  这功夫,小宝也终于爬到了峭壁根儿底下,双手拄着石壁仰头看着贾山,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像是在跟贾山打招呼。

  从我的位置根本看不清贾山的表情,但是见他身子又往下滑了一点,就再也无法下滑,倒像是绳子长度不够了似地,贾山抬头往上望了望,像是在犹豫什么,最后却双脚一蹬,整个身子天地颠倒,头朝下脚朝上,双腿盘住腰上的绳子,双臂瞄准了下头的小宝一把捞去。

  绳子长度不够,他无法下到钟乳石石台上,只能用这个法子,这么一来,他的手臂长度刚好够到小宝的脑袋,这一下捏住小宝的脖子,腰身一扭就把小宝提上半空,一把抱在了怀里。

  我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此刻才狠狠松了一口气,这才惊觉自己已经是满手冷汗,贴身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

  既然抱回了小宝,贾山也不耽搁,借助石壁翻过身子,一只手搂着小宝,另一只手攀着绳索,慢慢往上爬。

  我见他一只手爬得实在费劲,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就想找路过去帮忙,可还不等动,那深渊之中忽地嘈杂声渐起,呜呜哇哇,像是有一群乌鸦似地,由远及近,朝上逼近。

  “糟了,是鬼子蝠们回来了!”

  我暗道一声糟糕,可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从身边的钟乳上掰下一小节石头,往相反的方向猛地一丢,希望用声音暂时引开蝙蝠群,给贾山争取一点时间。

  可这么点声音哪里会被鬼子蝠们注意到,出去寻找祭器的鬼子蝠们转眼之间已经出现在了深渊地下的水雾里,无数翅膀甚至把水雾都搅散了,露出黑压压的蝙蝠身躯和它们脚上抓着的金色祭器。

  我倒吸一口凉气,目光赶紧投向贾山。

  贾山必然也听到了鬼子蝠归来的声音,手上速度加快了不少,他怀里的小宝仿佛认出了他,竟然也任由他抱着,乖巧地一声不吭。

  他俩已经攀爬到了差不多一半的高度,照着目前这个速度,根本来不及赶在鬼子蝠抵达之前爬上悬崖。

  我急得口干舌燥,可是脑海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眼睁睁看着鬼子蝠群组成的黑云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忽地有一只手拍在我的肩膀上,随即耳边响起一声疑惑地询问:“怎么回事儿,贾山呢?”

  我猛地回头,鼻子一酸,眼眶发热,忍不住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爹。

  爹莫名其妙地揉了揉我的头,又问了一遍。

  我这才发现他浑身湿透了,头脸也全是水渍,来不及多想,就指着贾山所在的峭壁把事情飞快地说了一遍,末了紧张地问道:“爹你弄得咋样了?成了么?”

  爹皱眉点点头,一边把我拉起来往贾山所在的方向走,一边道:“你就瞧好儿吧,你爹办事儿啥时候拉过跨。”

  我正要说话,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后极远处轰然坍塌,水洞里的气流霎时紊乱,狂风差点把我从钟乳石小路上掀翻下去。

  我一把抓住我爹的胳膊,这才稳住身子,不禁大惊失色:这到底是怎么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