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塌天大雨

  大殿之外的白蟒在我们找到它的攻击盲区后就渐渐没了动静,这让我们险些把它忘了个一干二净。

  此刻再度听见它龙吟一般的嘶吼,竟比刚才还要凶残数倍,和外头的狂风裹挟在一起,真好像真龙降世,携风带雨,鞭挞天地一般。

  爹和贾山顶着大殿正门吹进来的风雨,拼了命地把两扇厚重的殿门死死推上,见风雨虽大却并没能吹开这千斤重的巨门,这才安下心来,随意擦了擦地上的水渍,蹲在门边透过门缝往外看。

  我也凑上去看了一眼,然而外头大雨如注,狂风肆虐,又浓雾滚滚,甚至还有蛛网一般闪电夹杂其中此起彼伏,根本什么都看不见,我也就没了兴致,只自己一个退回殿中,在地上随意走动,活动活动刚刚被摔得散了架的筋骨。

  表面平静,心里却是暗潮涌动。

  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在表面平静淳朴的山东坟底下竟然会隐藏着这样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白蟒也不知是什么妖物,能兴云布雾也就算了,听说故事里的妖怪都有这本事,但是想必此刻外头的风雨大作也是出自它的手笔,这就让人不得不吃惊了,能在底下掀起这么大的风雨,除非是神仙手段,否则放在以前,说破了嘴皮子我也不会相信。

  而至于那犬妖,白蟒尚未成龙,只是修出头上一只角就已经有如此本事,那犬妖的能耐又得是怎样的匪夷所思?

  我越想越是心惊,脚下一个不注意,竟然踢到了一件东西,那东西叮当一声被我踢得在地上翻滚几圈才重新定住,我听着声音不对,赶紧打了手电凑近去看。

  手电光一晃,照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玉印来,那印纽上雕着的分明是一条盘龙,在手电光照之下,龙身光泽隐隐闪烁,竟好像活过来了似地。

  是那三方玉印中的龙印。

  我心中惊奇,玉的材质极脆,在剧烈撞击下多半都得撞出残缺或者裂纹,那个被我按碎的玉板就是最好的例子,可眼前的龙印却完好无损,实在是不符合常理。

  我把龙印捞在怀里仔细端详,却始终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无论是重量还是手感都和玉石毫无二致,这让我起了浓厚的兴趣,我当下赶紧把龙印搬到镜子前的地面上摆好,然后又兴冲冲地去找龟象两方玉印。

  不出所料的是这两方玉印也在犬妖的横扫之下完好无损,可让我觉得惊奇的是当我把三方玉印重新摆回镜子前头的时候,三方玉印竟然也同镜子一样,开始泛起一层淡淡的荧光,好像和镜子相呼应似地。

  我扭头想要招呼我爹和贾山,却看到他俩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外头,大殿外的风雨此刻越发汹涌,雨点炒豆子似地在大殿门窗上一遍遍轰炸,吵得除了雨点声之外别的什么都听不到,我喊了几声也是徒劳,只好叹一口气,走过去蹲在他俩身边,也定神往外看,想要瞧瞧他俩到底能看见啥东西。

  殿外一片白茫茫,偶尔有闪电划过,将周遭照得一片雪亮,才能看见云海翻腾,暴雨横扫,宛如末日天塌一般。

  而在这云海波涛之中,偶尔能看到一点巨大的身躯一角从云雾中一闪而过。

  有时是白蟒庞然的身躯搅动云海,又旋然隐没;有时候是犬妖的巨爪从暴雨中伸出来一击打碎风浪,再被云雾遮挡。

  可惜能看见的都只是这样的一点碎片,根本无法判断这两只妖兽此刻到底是不是在掐架。

  我顿觉无趣,忍不住趴在我爹耳朵边把我的发现说了一遍。

  爹皱眉,总算把眼睛从门缝里挪了出来,起身随我走到了镜子前头,开始打量这三方玉印和镜子。

  贾山也后知后觉地跟了上来,扫了一眼地上,不禁砸吧砸吧嘴道:“这三个玩意儿还挺结实,竟然一个都没摔坏?这玩意儿是玉做的么,我小时候有个玉做的小如意挂坠挂脖子上,跟村里几个小子打架的时候被人家锤了一拳就碎成了三段儿,这玉印咋这么结实,摔这么狠也不坏?”

  爹也觉得纳闷,摇头道:“这地宫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镜子发光还能觉得是个宝物,可现在连三个玉印都发光,这可太奇怪了,难道这个做印的玉还和镜子有啥联系?”

  “我听说那法宝收妖都得有道士啥的催动,念咒啊啥的,这玩意儿是不是也得这么整一下才能有下一步的反应呢?”我摸着下巴猜测。

  这话提醒了我爹,他想了想一拍脑门,在他的布兜子里乱翻一阵,翻出三张黄符,捏在手里,又挥手示意我俩躲开。

  我和贾山依言闪到一边,狐疑地看着我爹。

  只见我爹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后脚下踏着古怪的步子,开始在原地反复转圈,同时手上夹着三道黄符,嘴里念念有词。

  我想要听清他念的是什么,可外头的风雨声嘈杂纷乱,什么都听不到。

  随即爹突然一停,口中爆喝一声,手上三道黄符激射而出,直直地射进了镜面之中。

  如同三滴水珠掉进水面,这三张黄符居然在镜面上连一个涟漪都没激出来,就消失不见了。

  我们三个屏气凝神,死死盯住镜面,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错过了什么。

  就在我脖子都酸了,本能地想要劝我爹另想办法的时候,镜面终于有了反应。

  镜面上原本的荧光突然一震,波光闪烁,旋即猛地光芒大盛,白光如同凝成实质,在镜面映照的范围内直直地喷射出来,将我们三个完全淹没在了光柱之中。

  目瞪口呆的我们没有看到的是,这光柱一头撞开了大殿的两扇大门,甚至冲开了殿外的狂风骤雨,在风雨之中硬生生冲出一条光路,直直照进了斜上方的黑暗之中。

  而那黑暗尽头,云雾遮掩之中,赫然是一座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的宫殿,遥遥坐落在峭壁之上。

  宛如一座天宫。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