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白蟒

  地宫之中光线昏暗,唯一的光源就是爹手上的手电筒。

  这只巨眼硕大无比,似乎在地下呆得久了,并不耐光照,被手电光一晃,正中间的瞳孔华彩涌动,朝中间一缩,顿时缩成了一个小黑点。

  饶是如此,也是巨大无比,比我爹的脑袋还大一大圈。

  最可怕的是眼珠子都已经这么大,身体却跟汉白玉栏杆混在一起,光影明灭之中,根本看不出这怪物到底有多大。

  我和贾山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惊动了这怪物,只能疯狂朝我爹打眼色,希望他能明白眼前近在咫尺的凶险。

  爹自然也是明白了的,当下示意我俩不要出声,他自己则缓缓蹲下身子,从兜子里翻找着什么。

  我死死盯着这怪物,见它瞳孔慢慢适应了手电的散光,开始恢复到正常大小,心道不好,这家伙适应了光线,怕是马上就要动了。

  我这念头刚在脑中一闪,那怪物已经动了,只见高大的汉白玉栏杆上鳞起龙蛇,宛如江河倒卷一般,那庞大的身躯绵延不知多远,从栏杆上隆起来,盘旋蜿转,映着手电光,白光潋滟,动人心魄。

  这竟是一条比大水缸还粗,全身雪白的巨大白蟒。

  然而和寻常蟒蛇不同的是,这蟒鼻梁上赫然竖起一只弯刀一般的角,角呈墨色,和身躯上的雪白之色大相径庭。

  光这只肉角就有我半截手臂长,可见蟒头有多大。

  随着这白蟒起身,它的周围竟然慢慢起了薄薄的雾气,这雾气起初很薄,可几个呼吸的功夫竟然眼见着浓厚起来,渐渐竟如云雾成团,围绕着白蟒翻腾不休。

  白蟒硕大的头颅缓慢地从栏杆上剥离开来,慢慢抬起来,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渐渐升到手电光照不到的云雾范围中去,一隐没进云雾之中,那双灯笼一般的眼睛顿时发出幽明的光来,在云雾之中隐现闪烁,宛若一双星斗。

  爹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趁此机会,把身子在地上猛地一滚,逃回我和贾山身边,随即拉着我俩的胳膊,撒腿就跑。

  “这是守护地宫的白龙,是大巫用来守护陨石不被外物侵扰的妖兽!”

  爹的声音夹杂在呼呼的风声之中,刮得我耳根子生疼,一颗心更是坠进了深谷,凭我们三个,哪里能打得过这么大的一条白蟒,这白蟒头生刀角,搅动云雾,简直是差一步就要变化成龙了。

  相比之下,我和高老道在山东坟遇到的那条生出四足的大蛇简直连渣渣都不如。

  我们三个直跑到甬道旁边的石壁前才停下来,现在面前摆着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重新钻回甬道打道回府,要么想办法绕过白蟒逃进大殿里去。

  此刻地宫之中白雾翻腾,几步开外什么都看不见,根本看不清那白蟒在哪,我们三个胡乱地四下张望一圈,爹想也不想,朝一旁撒腿就跑。

  我和贾山被他拽着,也只能一头扎进白雾里,好在爹始终顺着石壁跑,倒是不会迷失方向。

  仓皇之中,一旁的滔天云雾越发剧烈地翻腾起来,像是有一条苍龙在云海之中疯狂地翻滚,我们只能听到云雾中不断发出的撞击声和白蟒粗重的喘息,一下一下像是砸在心口上。

  可是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尽可能地避免发出声音被白蟒发现行踪。

  这种绝对的实力压制,令人绝望。

  我心里正想着幸好白蟒视力可能不咋好,要是等我们逃出去了都没发现我们那就好了。

  下一秒,头顶呼啸一声,一条巨大的黑影竟然猛地劈开云雾,狠狠砸在了我们身后的石壁上,顿时砸碎了一整列的石板,碎石纷飞,到处迸溅。

  我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这一下要是再早个一秒钟,我们仨恐怕就要被砸成肉饼,血溅当场了。

  白蟒的尾巴一抽即收,带着碎石烟尘,又呼啸着收回云雾之中,随即一声咆哮宛如龙吟,响彻了整个地宫。

  白蟒发怒了。

  爹脚下更是不敢有片刻停顿,埋头只是狂奔,我也不知道沿着墙壁跑了多久,只觉得连身上的衣服都被云雾打湿了,身前身后的石壁更是被白蟒的长尾多次抽中,抽得我一头一脸的土,爹才猛地刹住脚步,喘着粗气挥手示意我们停下。

  我这才发现我们早就偏离了石壁,现在周围全都是滚滚白雾,仿佛一片混沌,连手电光都打不出几米,就被白雾拦住了。

  爹怕引起白蟒注意,自然不敢一直开着光源,稍微四下瞧一眼,立刻就关了手电筒,还带着我们往前走出去了几米,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蹲在地上休息。

  头顶又一次传来白蟒悠悠的咆哮。

  我心中一动:这次的叫声,却仿佛比之前远了一些。

  “这是啥地方?为啥停下了?”贾山呼哧呼哧喘着气,也不忘四下看看来确认安全。

  爹从布兜子里胡乱翻着什么,嘴上道:“你们知道咱们跑了多远了么?”

  我和贾山齐齐摇头。

  爹手上比划了个数,“咱们绕着地宫跑了两圈半了。”

  我嘴张得老大,不可思议地道:“爹你疯啦,咱们一直在这里头兜圈子,都不如回去了呢,不然要么是累死,要么是被这大蛇给吃了。”

  贾山却若有所思,慢慢道:“所以我们才停在了这儿?”

  爹赞许地看了看贾山,又横了我一眼,小声骂道:“小浑犊子,你就不能学学人家,长长脑子,要是白跑,我早带你们走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我悻悻地摸摸鼻子,“那现在是咋回事儿?爹你为啥带着我们绕圈子,总不能是要累死大蛇吧?”

  爹嘬了下牙花子,忍住揍我一拳的冲动,运了运气,才小声道:“这第一圈,我判断了下这个地宫的大小,并且找到了地宫的中轴线;这第二圈,我找到了大蛇攻击的大概范围,发现只有这一条它没有攻击过,这说明……”

  “说明它的身子其实并不能在地宫里随意行动,可能是为了防止它离开地宫,所以将它专门锁在了大殿前头的某个地方!”贾山反应极快,立刻就明白了。

  “而这里……”爹点了点头,朝周围指了一圈,“就是它根本无法越过地地方,也就是大殿的正后方,我看过了,它正对的石壁上并没有通往其他位置的出入口,所以这个大殿里头应该暗藏了玄机。”

  “我们要去那里头?”

  我眼珠子瞪得溜圆,仰头看向爹指着的大殿方向。

  滚滚云雾之中,白蟒的长啸如同龙吟,在空旷的地宫里悠扬回响。

  翻腾如龙卷风一样的云雾中偶尔现出的一角飞檐,恍若天宫,若隐若现。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