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般若龙象

  “大辽本来是契丹族建立的宗教,契丹是游牧民族,信奉万物有灵的萨满教,可是大辽建国之后,慢慢和汉族互通有无,接受汉家文化,也广泛地信奉佛教,在辽阳府中就修建了许多佛教建筑,这里的布局,就很有些佛教的内涵在其中。”

  爹一面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一面小声给我们讲这地宫的玄机。

  “譬如这白蟒,我猜测恐怕就和佛教之中的龙象有些关系。”

  眼睛在黑暗之中久了,便能隐约看清黑暗中的东西,我已经能从呼啸的云雾中看出大殿的轮廓,就在我们前头不远处,高高地耸立在云山雾罩之中,仿佛一只展开双翼的庞然巨兽,让人看一眼便肃然起敬。

  “白蟒如果代表龙,那这里不会还真能锁着一头大象吧?”贾山半开玩笑似地说。

  爹摇摇头,“龙象都是佛门护法,龙代表佛的愤怒威严,象代表佛的慈悲稳重,白蟒代表龙,是以无上威严守护地宫的意思,象应该就是这座不合常理的大殿,代表以稳重镇守邪物,也就是那块陨石的意思。”

  我不禁啧啧称奇,“爹你跑了这么两圈,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来?”

  “我也是猜测,因为看上去这个地宫的形状似乎和正常王陵的地宫形制不符,一般地宫都会挖成方形,是天圆地方的意思,这里却做成了接近圆形,不像个地宫,反而像是佛教的坛城,加上这里是用来镇压陨石的地方,所以我才这么说。”

  爹说话的功夫,我们已经走到了大殿背后,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大殿基座竟然有三米多高,是用一层一层的石方严丝合缝地堆砌成一整块,再在石方上搭出大殿。

  我仰得脖子都酸了,都不能看见大殿的顶,只能看见一根根红漆的柱子向上插进云雾里,最终消失在视线中。

  “你们有没有发现,白蟒搅合出来的雾好像淡了。”我仔细端详半晌,疑惑地问。

  贾山朝四下张望一眼,点头道:“是,我刚才也注意到了,好像从咱们进入这个区域之后,雾气就开始淡了,可能白蟒找不到咱们,就收了妖术吧”

  爹往远处扫了一眼,眉头皱了皱,但是没有说话,只是麻利地从布兜子里取出一盘绳子来,这绳子的一段上牢牢系着一根三角钩,爹在手中抡了几圈,顺势一把朝上甩了出去。

  三角钩带着绳子,“嗖”地一下就扎进了稀薄的雾气里,“叮当”一声,卡在了汉白玉栏杆上。

  爹用力拉了拉,确定三角钩卡得足够结实,这才示意我先上。

  我知道眼下时间宝贵,自然也不扭捏,朝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攥住绳索,拿出平时爬树掏鸟窝的本事,蹭蹭蹭几下便爬上去了大半。

  见我爬得顺利,爹满意地点点头,旁边贾山也学着爹的样子朝上甩出自己包里的三角钩和绳子,纵身攀了上来。

  他年纪比我大一点,臂力腰力自然也远胜过我,像个猴子一样,几下就追上来,竟然和我同时到达了顶端。

  等我俩都爬上了基座,翻过汉白玉栏杆,爹才攀着两根绳子往上爬。

  趁这个功夫,我小心地点亮手里的手电筒,在大殿背后四下照了一圈。

  云雾已经散去大半,余下的只是稀薄的雾气,在地宫里氤氲流转,进而消逝,把地宫和大殿的全貌慢慢露了出来。

  近处看,这大殿的巍峨恢弘更是扑面而来,其中的精巧也绝对不是一般的陵墓可比,雕梁画栋,一砖一石,尽显精工细作,光是脚下的一块方砖,就已经满是石刻莲花,精美得像是能随风摇曳一般,因此在这地砖上行走,真是步步生莲,宛如神仙。

  要不是这里身处地下,没有光照,说是神仙宫阙也毫不违和。

  “你说这巫师到底是多受宠啊,为了他一句话,忠王竟然能建这么大一座地宫来放陨石,这得花多少钱啊。”贾山四外看了一圈,嘴里啧啧称奇。

  我叹一口气,仰头望向这个庞大到看不到尽头的空间,“其实也未必花很多钱。”

  “那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地下工程,算下来得把国库都搬空了才能挖得出来,我看过家里的书,说是历朝历代皇帝建皇陵,挖空山啊地的,都得把国库挥霍一空呢。”贾山摇头不信。

  “如果这地方本来就有一个这么大的地下溶洞呢?”我朝他挑挑眉。

  贾山眼珠子都瞪圆了,“啥玩意儿?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说咱们这地方地下有溶洞啊,溶洞不都是水多造成的么,咱们这地方三年两旱,哪像是水多的样儿?”

  爹这时候两手攀上汉白玉栏杆,纵身翻过,稳稳落在了地上,听到我俩说的话,不禁道:“那也未必不能,如果忠王按照巫师的设计,将地下溶洞里的水道改造进了地宫,那地下水不能外流,自然会造成当地缺水。”

  贾山吃了一惊,“啥?咱们这地方缺水都是因为这劳什子地宫?忠王还信这地方是福地?这根本就是把咱们这的福气都给吸没了用来镇压他那块破石头了!”

  爹摇头道:“算起来用现成的溶洞改造成地宫,确实比挖出这么大的地方要容易,这个巫师倒是也有点本事。只可惜他百密一疏,地宫建在溶洞之中,常年被流水侵蚀,天长日久,地宫形制一定会发生变化,磁场改变,这镇压的作用怕是就要减弱了。”

  我恍然,想到近日这一连串的遭遇,不禁道:“难怪很多东西多年没有被发现,如今却全都跑出来了,这么说这里已经镇不住陨石了?”

  “也许原本只是发现地下溶洞有隔绝陨石的作用,可现在怕是隔绝不住了。”爹伸手摸了摸最近的一根大殿支柱,让我们看手上的水渍,“白蟒并不是凭空生出云雾,而是年深日久,有了兴云布雾的本事,所以能借助地宫溶洞里的水汽来生出云雾。可是地宫如果不保持环境稳定,大殿的木质结构用不了几年就会腐朽,我猜白蟒在这里的另一个作用,就是用它这控制水的本事保持这里的湿度,让大殿能千年不朽。”

  “可现在,这大殿的柱子已经开始发霉,应该是这里的水汽已经失控了有一段时间了。”爹说到这里,不觉摇头,“要是咱们不来,这里迟早会彻底朽烂,最终可能会被大水淹没成地下湖,彻底消失。”

  “爹,你说……这里会不会其实只是一个入口?”

  我仰面看着眼前的大殿后墙,错愕地问。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