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玉板

  手电筒一落地,里头的电池摔得接触不良,顿时灭了。

  我周围顿时重新陷入一团漆黑,惊慌之中,我只能听到爹和贾山焦急地追问在耳边纷乱嘈杂,爹的手冰冷,硬生生掰开我捂着眼睛的手掌,朝我眼睛吹气。

  我只觉得眼中酸涩,好久才缓和过来,试探着睁开,勉强瞧见眼前黑暗中一点光亮,把周围照出一块光亮之地。

  是我爹点的蜡烛。

  “咋样?有没有好点?”爹凑近我的脸,仔细查看我的眼睛,紧张地问。

  我揉了揉双眼,感觉确实比刚才好多了,只是看东西还是有点模糊,像是被强光照伤了一样,不禁开口带了哭腔:“爹,那到底是啥东西,我以后会不会成瞎子啊?”

  爹伸手指了指神案后头,叹一口气道:“你俩都被这东西给骗了。”

  旁边的贾山也是讪笑两声,我一愣,下意识地顺着爹的手指头往神案后头看去。

  只见神案之后的黑暗之中,竟然隐隐也有一团烛光,圆融摇曳,照亮一方天地,竟好像鬼魅一般。

  我唬了一跳,正要闭眼,心里却猛地反应过来——这竟然是一面镜子!

  只要不是什么鬼神之类的,我精神就立刻好了一半,一骨碌爬起来,凑近了神案去看。

  这一看,就不禁张大了嘴巴。

  虽然看出这是一面镜子,可是当真正看到这镜子的尺寸时,我也还是难免震惊,这镜子左右宽足有五米,高却能直顶到大殿房梁上,可谓通天彻地,将整个大殿都笼罩其中。

  之前贾山被莫名出现的高大黑影差点吓死,就是因为他莽撞之间闯到镜子前,被镜子里映出来的自己的影子吓的。

  而我看到的白光,却是机缘巧合之下我的手电筒刚好照在镜子上,被镜子完全反射到了我自己的脸上,这才照得我短暂失明。

  而我们之所以根本没有发现这里是一面镜子,正是因为这面镜子没有四面边框,居然是一整块完整的镜面立在这里,和周遭的黑暗完全融为了一体的缘故。

  就算我年纪还小,却也知道想造出这么大的一面镜子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因此在看出个点端倪之后,我立刻扭头去看我爹,“爹,这……几百年前能造出这么大的镜子?”

  爹也是神色复杂地仰头打量着这面巨大的镜子,“我不知道几百年前能不能造出这么大的镜子,但是既然这里有这么大的一面镜子,也许当时真的有什么后人不知道的工艺也未可知。”

  贾山也是啧啧称奇,但是旋即便疑惑地道:“我可听说有的大墓里一般会在棺椁前放一面镜子照着棺材,以免棺材里的尸体发生尸变,可这又不是墓地,凭空摆上这么一面镜子是做啥呢?”

  这个问题让我爹的神色也是一动,他摸摸下巴,也是费解:“是啊,而且这里的形制也独一无二,也许是为了镇压陨石才做了改变,你俩可千万小心,不要再冒冒失失地了。”

  一想到刚才那一下我就心惊肉跳,赶忙和贾山答应下来,保证再也不乱跑。

  爹这才点点头,凑上去查看神案上的三方玉印,我和贾山对视一眼,好奇之下也跟上去查看。

  刚刚我只是匆匆一瞥,现在仔细看去,才看清这三方玉印竟然巧夺天工,上头的三个印纽不但雕工技法精妙,就连双目都内蕴神采,好像多看一眼就要从印方上走下来似地。

  我赶紧移开目光,却扭头看见神案上的另一件东西。

  那是一块石板,却薄如纸张,摆在桌上根本不会引人注意,要不是爹凑近三块玉印的时候手电筒的光刚好扫到石板一角,反出和木质截然不同的光来,我也绝不会注意到。

  我忙低头查看,就见这石板触手细腻光滑,上头隐隐约约地好像刻了些什么东西,摸起来有细密的凹凸纹理。

  我赶紧甩了几下手电筒,把它重新点亮,这才仔细看去。

  确切的说,这是一块玉板,看材质应该和三方玉印是同一块玉石上切割出来的,只是它被打磨得极薄,薄到甚至能隐隐透光。

  玉板上确实刻着密密麻麻的线条纹路,一个一个符号像是方块字,却又和我认识的任何文字都不同,在玉板上形成了一幅排列整齐的石刻画。

  我仔细辨认,终于看清,这竟像是一篇书稿,上头刻着的密密麻麻的刀刻根本就是一篇文字。

  “这地宫里还有文字?”爹也注意到了玉板,稍一查看就是一惊,“可惜好像不是汉字,不知道写的啥,不然怕是还能搞明白这地方的玄机。”

  我们三个对这玉板一筹莫展,爹干脆绕过神案,去看后头的大镜子。

  爹一动,他手里的手电光自然移走了,我猛地想到刚刚镜子反射出的光来,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拽住我爹。

  这一动,另一只手便往下一坠,和手电筒一起落在了玉板上。

  贾山“啊”了一声,伸手想要护住玉板,可哪里来得及,这一下磕在玉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我心道糟糕,那玉板薄如蝉翼,这一下怕是要给砸碎。

  慌得我赶紧低头去看,只见手电筒之下,原本浑然一体光滑如镜的玉板,此刻已然出现了如蛛网一般扩裂开来的裂痕。

  我心里一慌,正要举起手,后头贾山已经爆喝一声:“小心!”

  这一声估计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嗷一嗓子,震得我耳膜生疼,吓了一跳,手上一松,手电筒终于整个“啪嗒”一声砸在了玉板上。

  玉板上的裂痕噼里啪啦地再度扩大。

  我正要埋怨贾山几句,却发现贾山的双眼根本不在我身上,而是越过了我,死死盯在镜子前头的我爹身上。

  他提醒的是我爹?

  我猛地扭过去,朝我爹看去。

  这一眼,顿时目眦欲裂,我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极大的力气汹涌喷出,促使我也爆喝一声:

  “爹!小心啊!”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