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石门甬道

  外头的风声瞬间便被隔绝在了外头,耳朵仿佛一瞬间失聪了似地,忽然陷入一种极静。

  与此同时,眼睛所见也都是漆黑,只有前头我爹手上若隐若现的一点烛火和手摸在甬道洞壁上传来的冰凉触觉,才不断提醒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从进了石门开始,路就一直在向下延伸,甬道的高度也不过只有半人高,我拄着石墙走了一会儿就有点腰酸背痛,只好不断胡思乱想来分散注意力。

  “咱们已经下了差不多五六米,前头可以休息一下了。”

  直到听见爹的声音在前头忽地响起,我才一个激灵,把纷乱的念头都驱散。

  甬道里太静了,静得我心慌,贾山在我前头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清晰得仿佛近在耳边,我有点害怕,赶紧追上去,让自己不要离他们太远。

  我抬头瞧见前头我爹站住了脚,一屁股坐在地上,把手上的蜡烛拢在一只手掌里,让烛火更旺。

  我和贾山也学着爹的样子坐在地上,这才分神往周围看。

  烛火把周围照得朦朦胧胧,能看清个大概。

  这是一个方形的石室,大小也就八九个平方,石室一前一后两个洞口,周围的墙壁上刻着深深浅浅的石刻壁画,在烛火下显出深浅不一的光影。

  见石室内空无一物,我胆子大了不少,借着烛火,凑近了仔细看石壁上的石刻,越看越是心惊。

  两侧石壁上的壁画只说了一件事,简单明了。

  当年有人在此地发现了一件宝物,将宝物呈给了本地的王,王对这件宝物见猎心喜,召集无数学者想要研究出宝物的妙用,可是却始终一无所获。

  关键时候,一个巫师给了王建议。

  从壁画上看,这个建议应该是起到了效果,令王十分满意,巫师因此获得了极高的地位和赞誉,至于到底是什么建议,壁画之中并没有说明。

  这件宝物就是一个刻成卷轴的东西,我猜测,就是爹口中的古卷。

  左半边的壁画就主要交代了以上这样一桩事。

  而右边的壁画就离谱了许多。

  在右边的壁画里,登上高位之后的巫师深得王的信任,在许多重大决策上都有极为重要的话语权,而王也渐渐将权柄向巫师转移,慢慢地把政务交给巫师来解决,自己则退居深宫大院,专心研究古卷。

  某一日,境内天降陨石,砸中了西郊河边的一块空地,引来了巨大的怪物,无数百姓因此遭殃,巫师带人活捉了怪物,并且向王进言,希望可以在封地西面选择一处上佳的风水宝地修建地宫,用来封印陨石,以免引发更大的灾难。

  王自然无不应允。

  巫师便亲自挑选了一众工匠,带到距离都城很远的地方,在他选定的风水宝地上营造了一座地宫,并将陨石和活捉到的怪物一起关进了地宫之中,彻底镇压。

  最后一幅则是一个警告:修建陵墓的工匠按照巫师的吩咐,将这整个经过用石刻壁画的形式记录在地宫的其中一个出口内,若有后人发现此地,利欲熏心之下擅闯地宫,巫师还在地宫之中留下了诅咒,擅闯地宫的人都会受到巫术诅咒,身中尸毒而死。

  我看到这里,瞳孔骤然一缩,紧紧盯着上头的“尸毒”二字,心跳都控制不住地停跳了一拍。

  尸毒。

  我正是跟高老道从地宫之中逃出生天之后,身上才发现尸毒的,这似乎从侧面印证了这壁画的真实性——“擅闯地宫的人会受到巫术诅咒,身中尸毒而死”。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爹一直在旁边跟着我的视线一起看这些壁画,同时也看着我的一举一动,见我突然这么大的反应,顿时开口问我怎么了。

  我眼眶一热,回头抱住他的一条胳膊,强忍着鼻酸把自己身中尸毒的经过讲了一遍。

  等到哽咽着讲完,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被死亡的阴影彻底笼罩,声音都沙哑得吓人。

  一旁贾山直接听傻了,直着脖子坐在一边,满脸惊魂不定地看着我和我爹。

  爹起初眼中有一瞬间的慌神,但是旋即皱眉疑惑道:“从你出了忠王冢到现在,怎么说也过去了两三天,尸毒发作起来往往极快,你怎么还好端端地什么反应都没有?”

  说着,他伸手把我按在他腿上,撩开了我后背的衣服,举着蜡烛一照,就是一愣。

  我趴着,等了半天也没听到爹和贾山出声,还以为尸毒有了什么不好的变化,顿时急了,“我吃了高老道给的解毒丸,爹,咋样了,我之前看的时候明明都退下去了,难道又严重了?”

  结果一扭头看见我爹和贾山疑惑的脸。

  “现在也就这么大。”贾山把食指和拇指叉开,比划出一个硬币大小给我看,“这壁画上是不是骗人的,你都感染这么久了,看上去也不怎么严重啊。”

  “不可能,之前都长到我前胸了差点到了心口。”我不满地爬起来,凑近烛火朝胸口比划了下。

  这一下让我愣住了,我再次挥手在胸口上胡噜了一把,“咦?变样儿了?”

  我胸前被黄皮子送的护命红纸印上五个金字,本来在心口位置上胡乱排列,可现在却赫然在我的心口上围成一圈,形成一个金色小太阳一样的圆形,在皮肤上若隐若现。

  爹也注意到了这五个金字,更是惊讶,我只好又把老黄皮子的事儿跟爹讲了一遍。

  这下贾山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本来就是个无神论主义者,这几天的经历已经把他的三观砸了个稀碎,本来就在一点点地重塑,现在我这么一说,又让他深受刺激。

  爹却拍了拍我的肩膀,帮我把衣服穿上,沉吟片刻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东西我连听都没听说过,既然你有这缘分,说不定真的可以保你性命。”

  我点点头,穿好衣服,刚要说话,前头甬道里忽地涌进来一阵疾风,呼啸一声,就把爹手上的蜡烛吹熄了。

  石室内灯火一晃,光影摇曳,旋即陷入一片黑暗,我眼前伸手不见五指,吓了一跳。

  可还不等我们三个开口确认彼此情况,我忽地闻到这风中竟然好像有一股极重的腥气,这腥气非鱼非虾,却熏得我双眼流泪,晚上吃的饭差点都要吐出来了。

  我死死捂住鼻子,心跳如鼓,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下想到了之前在地下溶洞里遇到的巨蛛和大蛇,只觉得匪夷所思。

  好端端地,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腥风?难道这里也有那样的怪物不成?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