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谁的坟

  这地方明显不是山东坟。

  我朝四周胡乱看了一圈,发现这里只是一片荒地,稍微远点的地方有一汪水潭在星光下微微反光,周围的泥土里还能看到凌乱的牛蹄印,可能夏秋季节会有人来这里放牛。

  沿着土道零星几排杨树,被风一吹,哗啦啦作响,让人忍不住打个冷颤。

  连庄稼都没人种的荒地上却有一块荒坟,就好像这一整块土地都已经被人遗忘了很多年似得。

  “爹,咱们为啥要来这?”

  爹没回答我,他站在坟前,从布袋子里掏出一只碗,然后装了半碗米,把碗放在坟前。又掏出一小把香,用火柴点着了,郑重拜了三拜,弯腰插在了碗里。

  香上密密麻麻的火星在风里明灭闪烁,像是无数红色的萤火振翅欲飞。

  我和贾山大气都不敢喘,看着爹一步步做完这些,站在坟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爹,这是谁的坟?”

  “难道是你师父的?”贾山摸着下巴小声猜测。

  爹随意踢开坟前的枯草和土坷垃,笑道:“你俩个秃小子胡说什么,我师父的坟在他老家呢,现在估计也无迹可寻了,柳门的规矩,坟地不能明示于人,所以连想去上个香都不能了。”

  我发现爹最开始讲他这些往事的时候还会有些别扭,现在却自然了不少,此刻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更多了几丝怀念。

  不等我再追问,爹已经矮身摸了摸坟茔上的封土,长叹了一声。

  “这就是我发现的线索。”

  我和贾山眼珠子都亮了。

  “仙人古卷的线索?”

  “鬼子蝠的线索?”

  爹瞟了我俩一眼,无语道:“两个都是,我之所以没有反对你们追查鬼子蝠和忠王冢,原因就是我发现这和我要找的古卷并不冲突。”

  我眼角抽了抽,忍不住道;“可是这里根本不是忠王冢啊,这里甚至都不在山东坟里,鬼子蝠不是在忠王冢么?我们来这是干嘛?”

  爹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训道:“臭小子,一点定力都没有。”

  骂完他招手示意我俩到他身边去,等我们三个全都站在了坟前,他才从布袋子里拿出一把小铲子,蹲下身朝坟茔铲下去。

  我心里真是觉得他疯了,鬼子蝠的事儿迫在眉睫,我爹却跑到这荒郊野地来挖别人的坟,实在是让人无语。

  我这念头在脑中也就是一闪,旁边贾山却突然惊呼了一声,指着坟茔低声喊道:“小包快看。”

  我循声望去,就是一愣,心道好家伙,我这是在做梦么。

  前头说了,那小坟茔不大,充其量也就不到半人高,此时在我爹的蛮力下,几铲子就在侧面挖出了一个洞。

  而让我和贾山惊讶的,是这个露出来的洞里,赫然出现了一扇小小的石门。

  这石门四四方方,大小估摸着能容纳一个人通过,它嵌在坟茔中,像是一个通往地底的入口。

  入口?

  这个想法给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可爹却盘腿坐下来,轻轻敲了敲这扇门,嘿嘿笑出了声。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用上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叔你早就知道这里有一扇门?”贾山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伸手摸了摸石门,又掐了一把自己的脸,显然也怀疑自己在做梦。

  爹深呼吸了几次才让自己平复下来,他点点头,对我们两个道:“说来也是巧合,当初我听到了一些传闻,所以来到这里定居,可是却始终没有更多的线索。差不多两年前,我一次出诊路过这里,天上突然下了大雨,我就在前头那排杨树底下避雨,刚好瞧见这个坟头被大雨冲垮了半边,露出这个门来。”

  “我也是一时好奇,趁着没人,就打开门看了看,发现这门里头居然刻了有关古卷的石刻,而且也有关于忠王冢的内容。可惜当时我手边没有工具也没有人手,只能先把这里埋起来恢复原状再慢慢打算。”

  “今日总算能一探究竟了。”

  爹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多年夙愿近在眼前,就算是平日里极为冷静的他也终于有点不冷静了。

  “这里和忠王冢有关,难道说这里能通到忠王冢?”贾山伸手摸了摸石门,眼里直闪光。

  爹点点头,“我听高老道和小包说起过他们之前下到忠王冢的情形,就知道那里并不是真正的陵墓入口,只是被盗墓的给打开了一个缺口,这才把上头的墓和底下的忠王冢贯通了。”

  他伸手用力打开了眼前的石门,在门前点了一支蜡烛,继续道:“我猜盗墓贼打开的是墓穴的中段,是忠王冢和天然地下溶洞合为一体的部分,所以你们才会遇到那么多的麻烦,而这里是当年忠王专门留下的出口,所以从这里进去一定会安全许多。”

  我恍然,“难怪爹你要把我们领到这里,而不是领到山东坟去。”

  此刻石门大开,露出里头黑黝黝的甬道,从甬道里卷上来的风呼呼地吹在脸上,竟然带着彻骨的寒意,我小心地闻了闻,发现并没有什么坟墓里古怪的尸臭,只是有一点点腐土的味道。

  几乎所有墓地,为了防止棺材里的尸体被氧化腐烂,都会尽可能地让墓地密封,隔绝外界空气的腐蚀。

  可之前和高老道下墓的时候我就发现,忠王冢里不但空气清新,而且还跟外界保持畅通,竟然丝毫不怕尸体腐坏,实在是大大地违背了这个准则。

  此刻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也让我对忠王冢更为困惑。

  爹举起门前的蜡烛,示意我俩跟上,随后当先弯腰钻进了甬道里。

  四方形的甬道像是一条长蛇的巨口,将我爹手里的一团火光渐渐吞了进去,湮没在了黑暗之中。

  我几乎能听到自己嘣嘣的心跳,抬头见贾山已经追着我爹钻进去了,再不敢耽搁,赶紧快步跟上,一猫腰钻进了石门。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